【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5 (完)


伍‧再見了小周


根據喻文州的說法,在最早以前夏至節一共十五天,上時三天,二時五天,末時七天。不過現在早已不那麼講究,人類社會就不用說了,妖怪們重視的不是夏至而是祭祀,每一百年迎來的雖然稱為夏至節,其實也不完全算是了,比較能看出一點過往痕跡的還屬飲食。

夏令飲食有三鮮,莧菜、蠶豆、杏仁為地上三鮮,櫻桃、梅子、香椿屬樹上三鮮,海絲、鮒魚和鹹鴨蛋則為水中三鮮。另外還有「立夏日,吃補食」的說法,豌豆糕、紅棗燒雞蛋等都是補品的一種。桃花村的民風隨興,唯獨對吃的講究,或許是基於這個原因才特別保留下夏令飲食的傳統,在祭儀後村裡最寬敞的大道上擺了一長條的桌子,上頭全是夏令吃食,全村的人或坐或站甚至就乾脆躺臥在半空中享用菜餚,看上去頗有幾分廟會慶典的架式。

周澤楷終究是初來乍到的人,舀了一碗豌豆糕*就坐到一邊緩慢進食。王杰希張望了好一陣才在大桃樹下找到他,放了一大碗麵*在他腳邊後也跟著盤膝而坐。

「如何?」王杰希喝了一口雙花茶*,問。

這個問題似曾相識,周澤楷嚥下嘴裡的食物才訥訥吐出好吃的評語,提問者聞言笑了笑,樹蔭下的空間頓時又安靜下來。好半晌王杰希才又重新開口,說的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活了這麼久,現在想想還挺羨慕普通人的。」

周澤楷轉頭看著他,沒有說話。

「你說,忘掉一個人或一件事,和想通一個道理,那個要難上一些?」夏風習習,王杰希半長的髮絲被吹飛,他便瞇著眼,說話時嘴邊還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看上去就像安穩睡著似的。

「道理,所以教授讓我過來。」

王杰希還是笑,卻搖了搖頭。

「對我們來說那是時間可以克服的事情,但是漫長的時間卻讓我們必須惦記著一些人事物很久很久。」他又沉默了一下,「你夏至之後走吧?到時再幫你準備一些豌豆糕吧。」

說完話便站起身子緩緩地往夕陽的方向走去。

 

周澤楷在暑假的最後終於得償所願,當他背著自己那只背包站在村口時終於能用自己的雙眼看間村民的全貌,化形的沒化形的,狐狸尾巴豹耳朵,全都在他眼前展現。他正對自己這兩三個月的努力感到滿意,就看見一尾閃著陽光的銀藍色大魚從他肩膀處游開,於此同時方銳咦了一聲。

「我說呢怎麼好像缺了誰,江波濤你這陣子到哪去了?」

一名年輕男子眨眼間出現在眾人眼前,他笑盈盈的,看上去和喻文州還有幾分相似,只是眼裡沒有那人的老辣。

「這不是剛完成葉修前輩交代的事回來了嗎?豌豆糕還有沒有呀?」被稱做江波濤的年輕人輕鬆地回應。

「葉修?」黃少天挑眉。

「是啊,」那人聳聳肩,「他讓我到小周身邊待著,現在他回來了,我的任務就完成啦!」

「小周這就要回葉修那所學校念書了。」

江波濤一臉「你這不是廢話麼」的表情看向發話的方銳,「我當然知道,但是『小周』回來了啊。」

張佳樂愣了一下,不可置信道,「百年之約?都已經超過一百多年了。」

「我不曉得,前輩就說是,那就是了。」江波濤搖搖頭,接著看向始終無法進入狀況的人類,「你是吧?周澤楷?」

周澤楷不知道這時候到底該點頭還是搖頭,正尷尬著,王杰希卻輕輕推了他一把。

「時辰到了。」

「王杰希你還惦記你的良辰吉時!」黃少天皺眉,「江波濤說他是周澤楷,你還記著你的吉時?」

「你該走了。」王杰希筆直看著周澤楷的眼睛,像要看進他的心裡。

「不是吧你……」黃少天這時忽然恍然大悟,「你早知道了?」

王杰希還是沒有回話,伸手摘去落在人類髮漩上的桃花花瓣,再次輕輕將對方推到村外,周澤楷終於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發現眼前什麼東西都沒有了,只剩下蟲鳴鳥叫的獸道與山林,再沒有什麼村子和妖怪。

而王杰希臨別前的話留在他耳邊久久未散去。

「周澤楷,你別再回來了。」

 

 

葉修讓他們知道周澤楷確實依約回到這個世界,但也讓他們明白過去的周澤楷是真的死了。縱然他這麼做無比殘酷,但又怎麼能和選擇回來的周澤楷的殘忍相比呢?

王杰希絕望地想著,他是真的想做回人類了。他們擁有多少時間與人相交,就得花費多少時間遺忘失去,此刻他無比羨慕他曾擁有過的健忘。

 

【完】


【註解】

11‧「夏至節,人家研豌豆粉,拌蔗霜為糕。饋遺親戚,雜以桃杏花紅各果品,謂食之不蛀夏。」胡樸安,《中華全國風俗志‧儀征歲時記》

12‧北京流行「頭伏餃子,二伏麵,三伏烙餅攤雞蛋」的食法,頭二三分指一年不同時節。

13‧《清嘉錄》卷六記載蘇州在「三伏天,好施者於門普送藥餌,廣結茶緣。……浴堂亦暫停爨火,茶坊以金銀花、菊花點湯,謂之『雙花』。」


评论
热度(6)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