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4


肆‧紅日輪


夏至節如今成為妖怪的節日,周澤楷幫不上忙,黃少天就拉著他在自家的棚子下聊天,看其他人忙進忙出,頂著一片火紅的天空。

「你不用嗎?」周澤楷吃了一顆剛摘下來的小紅番茄。

黃少天搖搖頭,說他夏至後就要走了,小夥子又問他要去哪,他說旅行。

「你看這些傢伙,」他畫了圓,將一些忙碌的村民圈起,「這裡的村民才不只這些,有些我還不一定說過話,不過人來來去去的,每次夏至節看見的都不一樣,去旅行的通常不會回來,王杰希也不是一直都在的。」

像是想起什麼,黃少天沉默了好一陣子,在吃到一顆過熟的番茄時才重新開口。

「說起來,夏至節還是你們人類搞出來的,現在卻一個也不記得了,嘖嘖嘖。」他喝了口水想沖掉嘴裡噁心的味道,「太健忘了,幾年幾十年就能把一個人或一件事忘記,忘掉土地山林向科技和資本主義看齊,無情啊!」

黃少天說的其實沒錯,所以即使是生為人類的周澤楷也無從反駁起,只能有點苦悶地想是不是自己在將來也會忘記曾經在這裡見過的人事物。

艷紅的夕照讓整座村子看起來妖冶異常,周澤楷在晚飯時忍不住向王杰希提問,對方卻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颱風要來了啊,學校沒教過嗎?」

周澤楷啊了一聲。待在這樣的地方久了,不知不覺就染上見到什麼不對都覺得其中有古怪的惡習,明明都是科學時代的大學生了,竟顯得像個蒙昧無知的小鬼頭。他慚愧地低下頭安靜扒飯,沒好意思再說什麼。

王杰希見他這樣有些好笑,也猜到他是思路一時間沒轉過來,便告訴他無論如何儀式都會如期舉行,不需要擔心。

 

果然隔天風雨就到了,周澤楷醒得特別早,被雨聲吵的。想起這天就是夏至節祭拜的日子,他便乾脆起床了,打算看看這樣的天氣裡桃花村的妖怪們打算怎麼應對。

然而一走到前堂他就傻了,在屋子裡沒什麼感覺,到大門口才發現外頭的風雨大的嚇人。

這是要怎麼祭山?

「你醒了。」王杰希坐在一邊喝粥,看見他只淡淡打了聲招呼。

「呃、天氣……」呆了一陣他才也給自己舀了一碗粥,接著在王杰希對面坐下。

「沒事,法術就能搞定,你看房子不也好好的嗎?」

聞言他掃了門窗屋頂一圈,確實是滴水不進,也沒有要被強風吹飛的跡象。

「萬物有序,生死有命。」剛好吃空碗裡的食物,王杰希放下碗筷平靜地開口,「我們可以施術保全房屋,但最忌諱改變天氣,違逆自然終會招致反噬。」

他那雙大小眼定定看著眼前的小夥子,「人類不最該知道『大自然的反撲』麼?」

周澤楷並沒有做什麼開發林地盜採砂石之類的虧心事,但他深知一直以來自己所生活的便利社會都是建立在對環境的傷害上,此刻王杰希筆直的眼神看得他無比心虛,卻又執拗地不肯移開視線,像是覺得避開就輸了一樣。

最後由王杰希起身收拾東西準備外出結束單方面的角力,祭山和祭天地的儀式都由他主持,在周澤楷身上施了幾個保護他不受外頭天氣影響的術法後他就往村外的祭壇去了。

 

自到桃花村以來他是第一次這麼明顯感受到被教訓,心裡難免有些不痛快。雖然葉修說是讓他來接受哲學思想的洗禮,但是到現在學到最多的反而是中醫的知識,他半點也看不出……

「不對。」周澤楷愣了一下,又從他初到村子開始回憶。

當時說葉修所謂的哲學家是王杰希的人是張佳樂,但他說的卻不一定是正確答案,來到這個滿是妖怪的地方後,其實他並非只有在與王杰希相處時會試著去思考一些過去從未想過的事。

妖怪並不一定就特別聰明,這點他從這段時間與村人的相處就能得知,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有相較於人類要充足的時間思考,所以才能在千百年的歲月裡學會將事理看清,乃至於看淡。現在想想,也許葉修真正的用意是讓他來看看這個特別的村子也說不定。

 

周澤楷一直等到天色再亮一些才出門往祭祀的地點去,王杰希的法術果然有效,他就算沒撐傘也能在這樣的風雨裡行走自如,他自己是雨水不侵,但是腳下的黃土路還是成了一攤泥濘,到達村民聚集的地方時還是頗有些狼狽不堪。唐昊和孫翔在離祭壇最遠的地方,他想了想便往兩人走去。

「你怎麼現在才來,都要開始了。」孫翔一見他就這麼說,看見他腳下的一片混亂又樂地笑了起來,笑完還是好心的丟給他一個法術,眨眼間原先滿是泥濘的褲腳和運動鞋又乾淨的像新的。

「好後面。」周澤楷環顧四周,低聲道。

「講究輩分唄。」唐昊聳聳肩,覺得自己這個人類和其他村里的小輩湊在一起觀禮參與已經很可以了。

「唉,以前更多人的,現在這麼冷清,張佳樂排場也太小了。」孫翔皺著眉抱怨。

「我以為這樣算很多人了。」

「以前周、一個大妖怪還在的時候那才叫一個人山人海,簡直跟人類的媽祖遶境有的比。」

「誰?來頭很大?」唐昊沒聽說過有這號人物連忙追問。

孫翔搖搖頭,「不重要,他死了,大概兩百年前的颱風天,他要救人,結果自己死了。」

周澤楷蹙著眉聽他們說話,覺得孫翔說的事情他好像在哪裡聽說過,但一直到祭儀開始都沒想起來。

青石砌的祭壇旁有一塊大空地,王杰希一身淡青色的袍子站在最前,身後分別站著主祭的韓文清、張佳樂和林敬言,他沾了酒水往空中一揮,再將杯裡的酒全撒在地上,完了後面的人也照做。這個距離周澤楷實在聽不見他們究竟說了些什麼,只知道前面祭司的王杰希對著天地說了幾句話後其他人就紛紛跪下祝禱,他和唐昊連忙跟著動作,在心裡胡亂祈求風調雨順。

之後祭山神的儀式與先前王杰希說過的差不了多少,只是地點換到祭壇上。他看不見山神,只能跟著村民的動作該幹嘛幹嘛,稀里糊塗總算熬過漫長的祭祀活動。結束時他們幾個不約而同伸展起僵硬的筋骨,周澤楷好奇地問孫翔怎麼祭天地和祭山的位置不同,對方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他立刻明白自己問錯人了,於是越過其他人去找林敬言說話。

之所以不問王杰希,一是體貼他祭祀完的體力消耗,另一點則是他心裡還有點彆扭,不想那麼快就找對方說話,這才找上相對熟悉一些的助教林敬言。林敬言從祭天用圓壇以象天,祭地用方壇以象地*說起,方丘圓丘內壇外壇的說個不停,中間張佳樂還參進來攪和,也沒人阻止他。

周澤楷邊點頭瞎應,實際根本半點沒聽進去。他一面偷瞧王杰希收拾東西,腦袋裡只裝進了最後一句「天地同保萬事萬物,無內外之分,故除地為墠*祭之即可。」孫翔後來問起便複述一遍,竟然還能讓對方瞭然地點頭,也算夠會抓重點了。 



【註解】

9‧「封土為壇」,即用土石堆砌成一個高出地面的祭壇。壇的形狀因祭祀對象而異,祭天用圓壇以象天,古稱「圓丘」;祭地用方壇以象地,稱「方丘」。漢代以後的祭壇通常有兩重,上面一重叫內壇,下面一重叫外壇。《祭拜趣談》

10‧墠 「除地為墠」,即把一塊平地掃除乾淨,稱「墠」。這是最原始最簡單的祭壇。《祭拜趣談》


评论
热度(1)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