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3

参‧夏至節

 

桃花村從沒想過要隱藏自己的存在,村口的桃樹是最好的證明,大大方方宣告著住在此地的皆是非人,施展幻術遮掩人類所不知道的東西也不過是擔心旅者會瘋癲或發狂罷了。

那時周澤楷到河邊洗衣服,剛好遇到在曬太陽的張佳樂,他閒著沒事就和這個人類小夥子說起村子的事,這些年來來去去多少過客,有人像王杰希一樣留下,當然也就有住民離開。

「我們這兒其實挺好客,就是有個大前提,」張佳樂將手臂枕在腦袋下,閉著眼睛說話的樣子相當懶散,「想入山得通過幾道法術的考驗,太多誤闖的人再好客也嫌煩。」

周澤楷回憶上山的路程,他並沒有自己遇上什麼困難的印象,於是歪著頭露出困惑的樣子。張佳樂大概知道他在想什麼,一個翻身側躺起來,上下打量了下正在洗衣服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你進村子時我們覺得古怪的原因。」他頓了下,「還在想你有點高深莫測,不過你沒有識破王杰希的幻術,或許只是運比較好的人類吧。」

這時周澤楷才曉得整個村原來都籠罩在王杰希的法術下,他又再次對自己拜師的人的能力感到無比訝異。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不時出現在他腦中。周澤楷一邊和王杰希學習中醫知識,偶爾會想想自己要在這裡待上多久才有可能稍微進步一些,他已經忘了來這裡的目的,心裡想的全是至少做到不仰賴村民顯形就能看見他們。

時間進入七月中旬,周澤楷總覺得村裡的人越來越多了,走在路上不時能感受到身旁傳來無形壓力,他知道那表示有妖怪在,基於禮貌他通常會向壓力來源打聲招呼,接著就能看見原先空無一物的地方憑空出現面帶驚色的人和他搭話。

先前王杰希提過的林敬言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周澤楷相認的。是的,相認。

 

「林助教。」剛吃完早飯的周澤楷向林敬言打了個招呼。

看著對方在院子裡逗鵸鵌*玩,他還是有些難以相信自己學校的另一位教職員也是不知活過多少歲月的大妖怪。

「早,小周。」在學校化名林誠的林敬言朝他揮了下手,臉上的溫和笑容與在系辦為學生解決疑難雜症時並無二致。

「葉修今年不回來。」兩人間的沉默沒有持續太久便被打破,周澤楷以為對方在和自己說話,正猶豫要說點什麼,後面傳來的回應立刻讓他知道自己錯了。

「知道了。」王杰希不知何時也走進院子裡,正一邊答話一邊摘薄荷葉。

「這次回來的人不多。」

「他們應該回來的。」

「是嗎?」林敬言漫不經心地回應,「那樣的話葉修應該要在的。」

王杰希沒有再說話,只是繼續摘採他要的草藥。無論如何遲鈍的人都曉得這時不該插嘴,周澤楷覺得有些話不是自己這樣的外人能聽的,於是安靜地離開了。

 

 

夏至節將近,許多離鄉的妖怪紛紛回到桃花村準備祭山和祭天地,林敬言是這些妖怪中的一員,而隔壁山的唐昊也趕著來湊熱鬧。夏至節並非一般人熟知的節氣,而是一種更古老的節慶,從漢代就存在,各地祭儀不同,但整體還是祈求好天氣為主。過去人類社會年年祈福,但這對妖怪來說太頻繁了,於是改為百年一祭。

桃花村的居民雖然多為道行高深的大妖怪,其中卻也住著一些實力不俗的年輕人,唐昊的好友孫翔就是一個例子。這年他才四百多歲,夏至節根本沒經歷過幾次,更不用說身為人類的唐昊,一生能碰上這麼一個大節日簡直太幸運了,知道有這回事的當下便決定就是爬也要爬過來湊熱鬧。

於是他又帶著一身傷站在王杰希的屋子前求醫,肩上還扛著一頭鹿。周澤楷剛從院子走出來就看見他,連忙把他帶進屋裡又鑽進滿院子的植物裡找王杰希。

「小周,取土田七三錢去煎。」王杰希一邊吩咐周澤楷做事,自己到藥櫃拿了五錢水田七,搗爛以後敷上唐昊四肢的外傷。

「明明可以用法術你怎麼偏要用藥啊?」唐昊舉著手任人包紮,齜牙咧嘴地問。

「法術求快,中藥才能連同根基一起調理。」王杰希頭抬也沒抬,「要用法術的話又何必來找我呢。」

他話說得篤定,反而是原先帶著戲弄心態的唐昊有些不淡定了,尷尬了半天沒憋出半句話。王杰希在他看不見的角度勾起嘴角,纏好繃帶後不輕不重拍了下,把人弄得發出吃痛的聲音。

「你呢?明明就不會被路上的術法刁難怎麼還弄成這樣?」

「我一向運氣不怎麼樣,熊啊、落石啊,哪樣是你會去管的?」唐昊聳聳肩,站起身子鬆了鬆筋骨。

那麼那頭鹿究竟是偶發的好運帶來的還是去拼命獵來的?王杰希看著對方給的報酬,心裡忽然生出這個疑問。

 

周澤楷帶著煎好的藥回到前廳時唐昊正在問夏至節祭祀的事,他把藥碗推到傷員面前也坐下來聽王杰希說話。

普通人的偶像信仰對妖怪而言並不具意義,先不說關羽、媽祖等根本出生在他們之後的人類,他們之中的某些人甚至擁有與神仙一戰的能力,因此妖怪們真正保有敬意的對象僅有孕育萬物的大自然,山水天地,日月星辰。夏至節也是如此,各處的妖物們祭拜天地與所處之地之山神。

「我們這一山系的祭儀是將一隻公雞和一頭豬埋入地底,祭神的吉玉用珪,同樣埋入土裡。」王杰希比了個向下的手勢,「還有,當天不能開伙*。」

「就這樣?」唐昊質疑,這和他心裡想的繁複儀式完全不同。

「山神除了祭山很少現身,想打好關係或只是留下好印象都只能趁這種時候。」

周澤楷一直以為祭山就像在家裡拜地基主是做個樣子,然而王杰希所言卻像真的會有神降臨一樣,他不禁歪了下頭。

注意到他的表情,王杰希於是又解釋。

「各地的山神不盡相同,我們這裡的是位人面蛇身的神,葉修和他挺熟的。」王杰希想起那名他看著一路成長的「神」,臉上的表情不自覺柔和許多。

唐昊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一個字也沒有吐出來,只是糾結地一口氣灌下整碗藥。

【註】

7‧鵸鵌 形狀像烏鴉,長著三個腦袋、六條尾巴,喜歡笑。吃了牠就不會做惡夢,還能躲避凶邪。「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服之使人不厭,又可以禦凶。」《山海經‧西山經》

8‧此處祭儀參考自《山海經‧北山經》。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