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2

貳‧高人


根據餵雞澆水幾日的觀察,周澤楷雖然沒有從本人口中證實,但從王杰希家中備著的藥材還有院子裡的草藥來推斷,他猜想對方大概是這個村子的醫生,特別高明的那種。

之所以這麼判斷全因前一天來了一個受傷的年輕人,鄰居黃少天在王杰希幫那人處理傷處時特意來湊熱鬧,左一句「唐昊你也太沒長進究竟要來報到幾次」,右一句「王杰希你真該敲他一筆包你八輩子不愁吃穿」,嘰哩咕嚕說了一堆,全是這個隔壁山的唐昊每次在山裡打獵受傷就來找王杰希診治的事。

如果不是鄰居精神轟炸般的渾話,周澤楷真沒想過自己來拜師的人還是個附近頗具口碑的醫者。回想這些日子從對方那裏學來的知識,他忽然有些不確定自己究竟是來受哲學思想的洗禮還是準備轉行成中醫。

 

 

「想什麼?」王杰希正以水飛法*加工朱砂,注意到桌子另一頭的人在走神便開口。

被聲音喚回注意力,周澤楷忙搖頭繼續對方交代的工作。

「澤蘭、藕節去根去莖後把最左邊數下來第二個抽屜裡的石楠去大枝*給喻文州送去。」王杰希沒有繼續追問,交代了事情又專心在朱砂上頭。

 

好不容易從藥材中脫離,周澤楷提著一袋油紙包的石楠往村口走去,喻文州就住在其中一棵桃木旁的屋子裡。他到的時候喻文州就坐在屋外發呆,藤椅旁擺著一張小木桌,上頭是一組茶具,隱約能見杯口冒著熱氣。

「小周。」他老遠就注意到有人往自己這裡過來,於是朝來人揮了下手。

周澤楷晃了晃提著的細麻繩。「石楠。」

「謝謝。」接過東西,喻文州讓周澤楷在另一張椅子上坐下,給了他一杯茶後又重新看向滿開的桃花。

周澤楷不由得也望著那些盛開的花,一朵離枝的花落入他的杯子裡,猶豫著是不是該挑起的時候旁邊的人忽然開口

「如何?」

簡單兩字,周澤楷以為他在問自己對這個景色的感想,便老實回答說了奇怪。夏季卻開滿桃花,怎麼不奇怪?

但是喻文州笑著搖頭,「不奇怪,桃者,五木之精也。桃木是最有靈性的樹,否則也不會叫桃花村了。」

周澤楷聽得一頭霧水,但他來不及發問便給對面突然大開的門嚇了一跳,接著被眼前所見的景象徹底嚇傻。

一個大缸子從對門飄出,飛快地往他們這裡過來,在即將撞上喻文州時又穩穩地落在地上。周澤楷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喻文州卻看著缸子上方約一公尺處露出無奈的笑容,那樣子像是在聽誰說話似的。

「方銳,有客人。」他這麼說。

沒有人答話,但是喻文州的表情就像有人做出回應,他安靜了片刻才重新開口。

「他是人類,聽不見的。」

「靠!不給個暗號,這不是全穿幫了!」隨著陌生的聲音,一個年輕人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咦!」

「我剛剛隨手一算知道會這樣了。」喻文州不知從哪裡又生出一張椅子,方銳立刻毫不客氣地坐下,「這次的白菜看來不錯。」

「那是自然!」一口乾了對方斟滿的茶水,方銳滿臉自豪,不過語畢隨即看向呆愣在一旁的周澤楷,「不過沒道理他看不見我啊?難不成等白菜醃好的時候睡昏頭了?」

周澤楷被盯得不自在,於是窘迫地用眼神向旁邊悠哉喝茶的人求救。

「他是住在對面的孟極*方銳,我是旋龜*。」喻文州慢悠悠地道,「歡迎來到桃花村,來過的人都叫這裡妖村。」

 

 

從村子口往回走的景色在那之後像是獲得解放一樣全都和原來不一樣了,周澤楷不確定自己究竟算不算誤上賊船,至少目前為止他還是很願意相信葉修的。回到落腳的地方他毫不意外地發現這裡也和先前所見不同,院子裡再沒有什麼雞鴨,一大堆從沒看過的古怪鳥類棲息在植物間,反倒是那些王杰希教他認的花草樹木一點也沒變,大概在妖怪們眼中這是最不需要對他隱瞞的東西了吧,都市小孩哪裡懂什麼是會在人間出現的、什麼是不該出現的。

一隻貓自草叢間竄出往他腳邊蹭,周澤楷蹲下身子摸摸牠白色的頭,那隻貓就發出奇怪的「貓貓」聲,王杰希聽見了便從窗戶探出頭,告訴他那隻貓就是原本他最熟的老母雞。

周澤楷聞言沉默了一下,有點無法理解把貓變成雞的邏輯是怎麼回事,但想想又覺得不該和妖怪計較這些,於是只問了在自己身上胡鬧的動物究竟是什麼。

「這是一種叫做天狗的動物,」王杰希一邊將手裡的草藥碎屑拍乾淨,一邊往外走來,「牠叫胖胖。」

「……牠不胖。」

王杰希笑了下,「那只是名字,而且牠以前真的不瘦。」

「以前?」

「他比你大得多。」王杰希還是笑,只是眉毛的弧度歛了些。

「先生也是妖怪嗎?」

周澤楷還是問了這個問題,他實在想不出眼前的人會是哪種妖物變成的,然而王杰希搖搖頭。

「我路過這裡的時候還沒有村子,葉修把我留在這片樹林。」

王杰希難得說起過去的事,從他的描述裡周澤楷得知桃花村的存在遠比自己所想的還要久遠,雖然周天下時還沒有建立村落,但這一方土地確確實實已經有妖怪落地發展,而生為普通人的王杰希那時連畢方都不認得。然而就在那樣蠻荒的歲月裡他遇見了劃地為王的葉修,小巫醫對妖物手中的未知植草產生極大興趣,於是留了下來。

王杰希總說他是被留下的,事實上沒有人能限制他往任何地方去。

「誰都無法永遠留住一個人……」他沉默了一下才又重新開口,「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近朱者赤,在這裡我只比張佳樂和林敬言小。」

雖然是人類但已經不完全是人類了?周澤楷皺著眉試圖理解這個男人說的話。

「修煉嗎?」

「要留在這裡只能這麼做。」淡淡答道,王杰希轉身往屋子裡走去。

凝視那個背影片刻,周澤楷嘆著氣重新泡過茶,將一杯遞給微微透出疲倦的人。王杰希接過杯子時看了他一眼,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從櫃子裡拿出幾片萆荔草*和著茶水吞下。

周澤楷沒辦法很明白那個非得留下不可的理由,或許是來的時間不夠長,所知所見太少,但他有種奇怪的直覺,只要自己再待久一點,答案就一定會出現。

 

 

 

【註】

1‧水飛法 中藥材淨制方式之一,即透過物理沉澱法精製藥材。

2‧去根去莖、去大枝 中藥材淨制方式之一。

3‧孟極 山裡的一種野獸,形狀像豹,額頭長著花斑,身體是白色的。善於隱藏身形,叫聲就是名字的由來。「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無草木,多瑤碧。泚水出焉,西流注於河。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題白身,名曰孟極,是善伏,其鳴自呼。」《山海經‧北山經》

4‧旋龜 水生,腦袋像鳥頭,尾巴和鱉尾一樣,叫聲像劈開木頭的聲音。「又西七十二里,曰密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鐵。豪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洛,其中多旋龜,其狀鳥首而鱉尾,其音如判木。無草木。」《山海經‧中山經》

5‧萆荔 植物,形狀像烏韭,長在石頭上亦緣木而生,吃了可治癒心痛病。「又西八十里,曰小華之山,其木多荊杞,其獸多㸲牛,其陰多磬石,其陽多㻬琈之玉,鳥多赤鷩,可以禦火,其草有萆荔,狀如烏韭,而生於石上,亦緣木而生,食之已心痛。」《山海經‧西山經》

6‧畢方 形狀像鶴,獨腳,身上有紅色斑紋,羽毛是青色的,嘴巴是白的,叫聲就是名字的由來。「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譌火。」《山海經‧西山經》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