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1


壹‧桃源鄉


六月初,梅雨過去的燠熱天氣裡周澤楷成為全班第一個脫離期末地獄的人,假期較其他人整整提早了一個星期開始。他雖然不是會因此閒得發慌的人,但偏偏就有人閒得發慌地先看完了他上繳的報告,接著又閒得發慌地找他去喝茶順便指點不足之處。

「小周啊,你也知道,其他小鬼頭都愛壓著死線交,哥現在閒得很就看了你的報告。」周澤楷的班導師──同時也是他必修課的教授──葉修咬著條魷魚絲坐在辦公室裡,見他走進房間便幫他倒了杯茶,接著示意學生在自己面前坐下。

「謝謝教授。」周澤楷還是那副靦腆的樣子,一張帥臉微笑著向師長點頭致意,不過葉修不是小女孩,對此無動於衷。

「我說呢,雖然你報告寫的很對教科書內容,不過二年級了,凡事總要有點別於他人的想法。」葉修喝了口烏龍才接著開口,「我碰過一個老傢伙對哲學的見解不錯,你放假要有空的話可以去找找,我給你畫張地圖。」

周澤楷莫名其妙地接過一張紙條,半晌才想起要應聲好。

 

 

葉修畫的地圖圖文夾雜,交通轉乘的部分倒還簡單易懂,周澤楷自己研究過一遍轉乘方式,甚至驚訝地發現那是所有路線裡最快速的一條。不過畫圖顯然不是這位年輕有為的教授的專長,地圖簡陋的不行,周澤楷幾乎要迷失在只有左轉右轉稍微好辨認一些的指示裡。所幸教授記憶中的大地標都還在,他只在山裡走了一天就找到疑似是目標物的小村落。

村民看見一個年輕人獨自找到這裡都有些意外,何況他乾乾淨淨的,一點也不像在山裡遭過為難。說起在偏僻小徑間行進的過程,周澤楷自己也不得不做出「奇怪」這樣的評論,一路除了蟲鳴鳥叫什麼也沒碰到,簡直像走在植物園裡。

一個蓄著長髮的男子大概猜出是有人讓他找到這來,劈頭就問,「誰讓你來的?什麼事?」

眨眨眼,周澤楷吐出「葉教授」三個字。

發問的人聽了一頭霧水,旁邊一名面色和氣許多的男性微笑問他說的是不是叫葉修的人,他連忙點頭,卻發現村民相互露出古怪的表情,似乎是在憋笑又像有些困惑。

原來這裡的人都認識葉教授啊。

他這麼想的同時那人又開口了,「那麼,葉修讓你來這兒做什麼?」

「找、呃、哲學家?」

什麼鬼?村民們忽然覺得眼前這個人模人樣的孩子有點奇怪。

「學問很好,讓我來請教。」他急忙補上一句。

「這說的是老王吧。」長髮男子語氣篤定地這麼說,轉身便往村裡走去,而後其他人也不管他,各自回家去了,一下只剩那名親切的男子和周澤楷在村子口的小廣場上。

那人似乎習慣了這種情況,也像知道他會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在告訴周澤楷他想找的人等等就會出現後便帶著他在村裡四處轉,簡單介紹了附近的環境和哪戶住著什麼樣的人家。

 

四處走動期間周澤楷總算知道這個好心的人叫喻文州,當他被帶著往村子深處走去時遠遠就看見兩個人站在最偏僻的屋子前,一位是稍早離開的長髮男子,另一名則是方才沒有見過的青年,比站在他旁邊的人要高上一點,兩隻眼睛一大一小,但不顯得難看,反而有種謎樣的魄力。

「喏,哲學家。」長髮男子比了下大小眼的男人。

「我不是哲學家。」那人面不改色地開口,說話時一隻雞從他頭上飛過。

雞會飛那麼高嗎?周澤楷走神了一下。

「張佳樂前輩,你都和王杰希前輩說過了?」喻文州問了句廢話,顯然是說給周澤楷聽的。

「難道村長的吩咐能不照辦嗎?何況是培育國家幼苗這等大事。」張佳樂撇撇嘴。

「村長?」周澤楷敏銳地捕捉到了簡短對話中的驚人資訊。

「葉修是我們村的村長。」被稱作王杰希的男子平靜地開口。

村長跑到城裡當教授?

王杰希似乎看出他在想什麼,主動開口解釋。

「有大事他會回來。」

「不過一年不一定會有一件大事。」喻文州補充。

「過節都不一定回來。」張佳樂再加上一句。

周澤楷除了點點頭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他忙著當你們的教授。」張佳樂隨手捲起自己的馬尾玩,「這你總該知道吧?」

周澤楷又點頭,這點他還是明白的,否則此刻他也不會站在這個陌生的地方。

 

就如同張佳樂所言,王杰希對於葉修的要求沒什麼抗拒地接受了,只不過他的指導方式和周澤楷原先想像的有點不同──雖然他其實也沒有先假想過會受到怎樣的教導就是了──比起師生關係反倒更像師徒制,他才放下背包就被喚去認房子旁邊的花花草草,一大堆從未見過的植物要記讓周澤楷一時也忘了質疑他被吩咐的事和教授口中的哲學有何干係,甚至是王杰希一點也不老這種不痛不癢的小事。

第二天周澤楷起了個大早,不過大學生的早起和鄉村的日常作息自然不能相比,他抓著一頭因洗臉而有些濕潤的頭髮走出門時村裡已經有不少人走動,王杰希不知上哪去了,周澤楷無事可做只好在附近閒逛。

直到這時他才有閒情逸致細細觀察這個陌生的地方,村子口兩邊各長了一顆大桃樹,上頭不合時宜地開著粉色的花,花叢間還有不少綠繡眼在枝枒上跳動。住家一眼望去全是都市不敢奢望的平房,每戶間隔的距離甚是寬敞,房子使用傳統的磚瓦砌成,看得出距離落成已過了不少年頭,不過倒都乾淨整潔,通道間不見任何垃圾,最多不過幾片落葉。

村人遇見他這個陌生人不見得開口打招呼,最少也會朝他點頭致意,周澤楷心裡不禁有些感慨小地方消息傳得不是一般快,但他並不討厭如此,這樣樸實的地方除了遙遠記憶中的奶奶家已經許久未見了。

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腦中忽地浮現這段話,他於是回頭看向村口的兩棵大樹。

晉太原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

搖搖頭,他向住處走去。

 

王杰希一直到中午才出現,那時周澤楷正蹲在房子旁的院落裡認植物,王杰希見了就湊上前看他的筆記本,大概八十分,可以稱得上優秀了。他伸手指出幾個地方糾錯,周澤楷點點頭,末了遲疑地發出「呃──」的聲音。

「怎麼?」

「稱呼……」他從昨天想到今天愣是沒想出該怎麼稱呼這位在接下來的日子要負責教導自己的男子,猶豫再三還是決定直接詢問對方希望自己如何稱呼他。

「噢。」王杰希似乎沒有想過這件事,頓了下才開口,「學堂都是喊先生的吧,那樣就行了。」

「好。」

「你呢?你叫什麼?」

「周澤楷。」

王杰希沉默了一秒,「不介意叫你小周吧?」

周澤楷點點頭。

王先生,王先生。他在心裡默念了幾遍這個古老的稱呼,覺得王杰希真是個奇妙的人。


 


评论
热度(1)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