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冰】那之後的事 01

 

畢業後的冰室任職於一家普通公司的外貿部門,原先租的套房也退掉,正式住進了今吉的公寓裡。劇本仍持續在創作,但畢竟是副業,總之算是過著普通朝九晚五的生活。雖然今吉曾經說過想每天在家吃他煮的飯菜,但是實際上每天待在家裡的人是今吉,所以反而在那之後鮮少有冰室下廚的機會,除非週末心血來潮,廚房基本上已經成了今吉的領地。

這樣其中一個人就在家裡工作的生活很好,因為回家時總有人迎接,溫馨而甜蜜,疲憊能迅速洗去。

大概是因為兩個人的個性還有相處模式,且不論正式同居並不久,實際上住在一起也不過一年多的兩人看起來卻像在一起一輩子似的,有著穩定的感情與生活。不過其實在這樣的生活裡還是會有一些小插曲的。

「嗯──今天又來了呢,那個。」冰室捧著熱茶縮在沙發上,十二月的冷天氣讓他一動也不想動。

「那個啊?真傷腦筋,不過總覺得我也有點責任就是了。」抱著一件毛毯從臥室走出來的今吉將手中的東西裹住坐在沙發上的人一面搔了搔臉頰。

冰室對他說的話只聳了聳肩,然後轉過頭看向在自己身旁落座的人,「不冷嗎?」

「不知道欸?」說著,今吉笑著用雙手包覆對方的手,並順勢以觸覺不著痕跡的將那雙光潔的手摸過一遍。

 

所謂的那個,指的是同事們舉辦的聯誼活動。大學時因為今吉刻意為之,所以直到畢業為止冰室幾乎沒有再被邀約,但也正因為鬆懈了太久,於是剛進公司時才被一大堆的聯誼邀約給嚇了一大跳。雖然覺得應該不是所有人都這樣,但社會人士和學生的不同冰室最先感受到的就是在這件事上的態度,即使告知了有交往的對象也不會因此而停止提出邀約,總之是娛樂、交個朋友、也許能因此發展出新戀情進而揮別舊愛,充斥著這樣的想法,讓他難免感到些許不愉快,但久而久之也從無奈轉為習慣。但是即便如此,面對撲面而來的邀請得一一婉拒還是讓他有些困擾,一方面也覺得在人情方面自己處理得不很周到。

這時他才會突然想起這一年來已經漸漸忘記的事情,那枚兄弟證明的戒指雖然未曾拋棄,但也在抽屜裡靜靜躺了一段時間。如果有帶著的話至少能起點效果吧?冰室偶爾會這麼想,但是往往下一秒就會猜測起今吉當天會準備甚麼樣的菜色迎接自己回家。

 

在聯誼這件事情上冰室其實也得到了一點想法。

能夠平靜地回想起過去的事情正說明了時間也許並不是那麼絕對的東西,有人說難過的事情會隨著時間而淡化,但是過去他花了那麼多年去沉澱卻難以平復的東西卻在這僅僅一年裡就讓他可以慢慢放下,這實在不是時間的效果,而是心境的問題,時間充其量是輔助,讓他去習慣另一個人的陪伴。

過去因為是一個人,所以想著要忘要放卻只是一再去想、去揭瘡疤,走不出新的路。而現在有兩個人,生活注入了活水,思維也跟著不同。

這大概就是理由吧?意外的人也帶來了意外的效果。

一年的時間學會放下與前進,從中成長並走到與今吉能夠看見同一片美景的高度。

美麗的錯誤,像奇蹟一樣,他覺得自己相當幸運。

而他的奇蹟最近似乎為了他的小困擾似乎煩惱不已。



评论
热度(1)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