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未了 07

 吸一口氣來看久別重逢

-

然而有一件事是眼見為憑的,只要見到劉皓,就能夠肯定他還活著。

賀銘還是買了單程機票飛往他職業生涯未曾有過機會踏上的國度,在知名的安樂死診所附近打聽一位東方人的下落,最終鎩羽而歸。他抱著一絲希望回到H市,卻在機場攔出租車時發現自己並不曉得要上哪找劉皓,被師傅催促著報上路名只得尷尬地說了嘉世俱樂部,話還沒說完就想起這已經不是那個說嘉世人人都曉得的時代,連忙改口說了老嘉世俱樂部的地址,但他甚至連現在那裡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最後他在一間超市門口下了車,望著嶄新的建築他心裡不禁有些感傷,他的少年時期都交代在這了,如今半點痕跡也沒留下。倒是對面的興欣網吧還屹立不搖,那時肉刺般的存在,現在看起來卻顯得親切可愛,實在諷刺。

賀銘苦笑著搖搖頭,轉身想走,沒想到卻被人從後頭給叫住。

「賀銘?」

聲音聽著耳熟,可他一時半刻想不出是誰,回過頭才發現叫他的人竟然是正走過來的葉修,一身休閒裝扮,手裡還拿了兩束花。

「好久不見,回H市探親啊?」葉修變的不多,人看上去比還在嘉世時精神許多,其他地方倒是一如既往。

「……我來找劉皓,順便回來走走。」賀銘頗有些尷尬地道。

「那正好,我也要去看朋友,順路,不介意一起走吧?」葉修一面講話,伸手就招了一輛車,賀銘混亂地點了點頭,想著到目的地再隨便轉轉便上了車,也沒怎麼注意葉修報了什麼地點。

到他回過神來,車已經在一處公墓前停妥了,葉修神色如常地付錢下車,賀銘心裡頓時一片涼意,不是怕的,是難受的。

他不知道究竟跟在葉修身後走了多遠,只知道時間並不長,葉修便在一塊石刻的墓碑前停下腳步,塞了其中一束花到他懷裡。

「新墳區比較近,看你什麼東西也沒帶,這花本來就是給劉皓的,你拿著吧。我朋友在比較裡面,先走啦。」

葉修拍拍石碑,說了句「有人來看你不錯吧」,再朝賀銘隨興揮了下手,很快便離開了。

賀銘捧著那束素色的花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深呼吸幾次後他才鄭重其事地將花輕輕放在墓碑前,低聲念出上頭刻的名字。

「劉皓,好久不見。」

 


评论(8)
热度(17)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