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未了 06

 

賀銘沒有想到尋找劉皓居然變成一件頗具難度的事,本來只是出於好奇心的一問,問遍可能會知道的人後得到的卻是意義不明的線索:瑞士、非觀光、周澤楷的「不用」。

其中最令他感到頭痛的就是周澤楷的那句話。不用?到底是指什麼不用?江波濤沒有解釋顯然是沒問出這兩個字的真義,賀銘也就沒有追問,可問題是他更不瞭解周澤楷的思考脈絡,要猜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倘若直接倒推回去,那麼整句話會變成「不用移民」,看上去並沒有明顯的語法錯誤。不用移民,再加上瑞士以及非觀光兩條線索,似乎可以解釋成:劉皓去瑞士並非去旅遊而是要做某件事,而想達成這件事並不需要瑞士的公民資格?

賀銘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打開瀏覽器搜尋瑞士特色,在某個百科網站的瑞士條目下仔細看起了所有子分類的標題,一一剔除旅遊相關的項目後有一個條目吸引了他的注意。

瑞士安樂死議題。

賀銘接觸過許多諮商的人,安樂死的話題難免提起,也多少和他所學相關,此刻看到很難不多在上頭停留幾秒,接著他記起最初想到劉皓的原委。

「憂鬱症和躁鬱症不正是常和安樂死話題做連結的病症麼!」他恍然大悟地拍了下手,隨即又否定自己。「不對啊,誰說他就是去安樂死的,職業病真是……」

嘴上雖然這麼說,賀銘卻越來越沒底氣,他一想到周澤楷話裡劉皓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就越發覺得自己可能猜對了。

「可他是劉皓啊?當初在嘉世的時候見他也……」

事情發展太過離奇,一面自我說服不可能,賀銘說著說著卻突然噤了聲。他想起並不是所有的患者都會大聲嚷嚷自己生病了想博取同情或得到關心,有些人會採取相反的舉動,將生病的事完全藏起不讓任何人知道,深怕被施予同情或投以異樣眼光。假設劉皓真的得了憂鬱症或躁鬱症,他會採取哪一種行動,賀銘完全可以想見。

眼見不一定為憑啊。誰說你沒看見事情就不存在呢?此刻賀銘深刻體認到自己和劉皓確實相當陌生。

 

-

終於開始出發找人

评论(2)
热度(26)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