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樂】It must be L.O.V.E 200 percent, sure of that.

 灣家全職ONLY無料釋出,ICE3還會有實體,到時再宣~

-

張佳樂忽然明白什麼是一見鍾情,在凌晨一點半的便利店裡,他對命運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一共是十五元,需要袋子嗎?」戴著銀色細框眼鏡的斯文男子問,男中音在張佳樂心裡揮出一記全壘打。

「呃、不用。」

「收您二十元,找您五元。」

「謝謝。」

張佳樂本想就這樣回住處,但他本來就是盯著畫布半天沒想法才出門散心的,即使是買完夜宵的現在他依然半點靈感也無,索性在店裡找了個位置坐下。

 

張佳樂是G大美術系的學生,習慣晚上工作,因此大半夜出門覓食也成為他生活的一環,和住處附近便利店的店員雖然並不認識倒也相互看得眼熟,沒想到他才從老家收假回來就換了店員,大半夜的說個話也臉熱,實在莫名其妙。

 

一個星期張佳樂約莫會在凌晨光臨便利店四次,時間不怎麼固定,但大抵都在十二點到兩點間。他是個精明但運氣不怎麼樣的人,所以一旦逮到機會便更加珍惜,這週他在半夜光臨超商五次,每次都選擇坐在店裡慢悠悠地吃東西喝飲料,目的當然是觀察這位新來的店員。斯文帥哥,目測研究生。

每次都只吃東西偷眼觀察人也不是個事,張佳樂後來想起他的專業,於是出門帶上了自己的速寫簿,嘴裡嚼著飯糰邊記下店員忙著整理、補貨、結帳的身影。

他必須說,這個看上去老實的帥哥實際上也沒有表面看起來的書呆,大夜班客人總是少的可憐,大概是張佳樂太常光顧,以至於只有他在的時候店員也直接當成沒客人在座位區休息了,在他觀察活動進行到第二週時對方主動找他說話了。

「你都這個時間來耶,剛下班嗎?」帥店員在與張佳樂隔了一張椅子的地方坐下了,禮貌的距離,溫和的笑容。張佳樂有點想撞玻璃門,但他還記得把手上的速寫闔上,並大膽地看著對方的臉,小心偷瞄人家的名牌。

林敬言。

「真適合。」他想著這名字真適合這人,沒想不小心話就脫口而出。

「什麼?」林敬言錯愕了一下。

「噢,我說,這時間真適合出來散步。」看你之類的。

「這麼晚啊?」

「人少才好,多清靜啊,也好找靈感。」張佳樂翻了幾頁便利店的速寫給他看,一半是展現自己的才華,一半是暗示。

「G大美術系?」林敬言看上去沒有接收到他的提示,倒是猜對了他的身分。

「是啊,作業不知道要畫什麼就出門走走唄。」

「真巧,我也是G大的,不過是理工男。」林敬言指了指自己的眼鏡,似乎是用刻板印象在揶揄自己。

「這樣你還上夜班啊?」張佳樂沒想到對方年紀和自己差不多,聞言不禁有些訝異。

「夜間部無壓力。」林敬言笑了笑。

 

張佳樂新學期每天早上都排了課,即使早九也每天七點就出門,為的就是「巧遇」剛下班的林敬言。

林敬言第一次下班在店門口碰到張佳樂時嚇了一跳,為的不是巧合,是對方的睡眠時數。

「早啊。」張佳樂等到要等的人歡快地揮了揮手,臉上的表情當然不忘喬裝成驚喜的樣子。

「早,有課?」林敬言向他走近了些。

「是啊,早九,吃早餐不?」

「早餐啊……」林敬言猶豫了一下,靦腆地開口,「我一般都吃店裡的即期品,不介意的話幫個忙消耗一下?」

人算不如天算,張佳樂沒料到計畫好的早餐約會會變成愛惜食物大會,不過醉翁之意不在早餐,而是在美男,於是他爽快地答應了,有免費的食物又可以一起共進早餐,這麼一舉兩得的事,讓他上課時作夢也會笑。

 

隨著認識的時間拉長,張佳樂對於林敬言的認識也不僅僅只是系級這類無關緊要的瑣事,讓他更加確信自己喜歡這個總是帶著淺笑面對所有客人的,是他們的交流。

自林敬言知道他會在店裡畫速寫後張佳樂便打著練習的名義要求對方當自己的模特,大半夜沒什麼客人,林敬言覺得新鮮便答應了。一開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習慣後乾脆也不呆坐著了,就在店裡自個兒忙活,反正他知道無論如何張佳樂都能用他的畫筆捕捉自己的身影。

 

當初他們認識時還是張佳樂會裹著大外套縮著脖子吃關東煮的季節,就連早餐時間天都還黑著,現在鳥叫聲卻五點就不絕於耳,張佳樂大半夜裡吃的也換成涼麵沙拉了。林敬言看得出他並不怎麼喜歡沙拉,但他始終弄不懂為什麼張佳樂一個星期裡總有兩天會皺著張臉「吃草」,他便當作是在補充外食族缺乏的營養,總會好心地獎勵他一顆茶葉蛋。

但張佳樂當然不是在補充營養,他做的甚至是客觀來說並不怎麼具有營養的事──就只是因為吃草總要耗費他很長的時間,這樣才能順理成章地在店裡多坐一會兒罷了。

無聊的男子,低智商的戀愛中的男子。

 

一個學期過去,張佳樂自覺和林敬言處得還不錯,放長假前他總覺得該做點大事,於是放棄了一次夜間散步,騎著車往城郊的老家去了。

一晚不見熟悉的人影林敬言心裡老感覺怪,不過他一向調適心情,對於自己莫名養成的習慣一笑置之,收拾好架上的東西後和同事交班,脫下制服便準備下班。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等在門口的是一大束白色的花,像一串串在晨光中敲響的鐘。

「嗨。」張佳樂捧著一束簡單用銀色緞帶紮起的花朝他笑。

「早……?」林敬言還是那副不慍不火的樣子,既沒露出意外的表情,也沒開口詢問,張佳樂總覺得在他面前自己像被看穿,但他不介意,因為他就想讓這個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給你,夏雪片蓮,昨晚回老家附近摘的。」張佳樂逕自把花塞進對方手中,「好看吧?它又叫雪滴花,這季節我家那到處都是,開得可好看了。」

「謝謝。」林敬言收下那一束惹眼的花,他看得出張佳樂有裡有些侷促,但仍舊沒有說話,就這樣好整以暇地等待面前的人開口。

張佳樂吸吸吐一番後終於憋出一點勇氣,朝著對方九十度彎下腰並伸出自己的右手,「林敬言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林敬言沒有漏看他閉上眼睛的瞬間,半晌他笑著握上那隻微微顫抖著的手。

「今天早上有課嗎?」

「什麼?」張佳樂錯愕地抬起頭。

「吃膩即期品了吧,我弄點早餐一起吃吧?」

張佳樂張大嘴,傻了幾秒後宏亮地喊了聲「走」,驚得早班店員頻頻朝他們投去視線。

 

 

 

END

 

 

 

 

場前清晨極限寫出了無料還爆字數真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笑了TOT很喜歡林樂但因為太愛了反而遲遲不敢下手,不過參了林樂婚禮茶會後深深覺得主辦都這麼拚了我也必須盡一點微薄的力啊!使命感如此這般的和拖延症纏鬥,最後還是噴出了這個奇怪的林樂\( ^ O ^ )/

相信我他雖然看起來因為樂→林的關係很像樂林,但其實是一個老林知道被暗戀但老林不點破的鬼畜狀況來著!看老林最後直接把人拐回家就知道了吧!!!信我!!!

對了,夏雪片蓮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我覺得很好看而已(喔),然後文章名稱出自AKMU的歌「200%」!大推他們!超好聽~~~~~


评论
热度(12)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