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未了 03

孫翔做夢也沒有想到如今會有人再次提起劉皓的名字。

從在餐廳裡聽見江波濤說出這個名字後他就有些心神不寧,劉皓對他來說簡直是待在嘉世那段時日的代名詞,一提到他,那些回憶便挾著老照片特有的味道襲捲而來,將他毫不留情地淹沒。

 

知道交換轉會的消息時,孫翔的震驚並不比劉皓和賀銘兩位當事人少,一來是他從越雲到嘉世受盡擁戴,已經很久沒見過如此決絕的事在距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上演,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清楚這支隊伍是需要這個副隊的,或者更準確來說──嘉世俱樂部和劉皓的關係是相當緊密的。

不過冷靜下來思考,做為一位職業選手,職業素養還是讓他能夠理解並接受俱樂部的決定,於是他選擇在劉皓離開俱樂部的前一晚攔下對方。那時晚上的訓練已經結束好一段時間,劉皓作為副隊長為了開關訓練室總是最早到最晚離開,即使是最後一天依舊如此。

孫翔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劉皓收拾環境,將一切物品歸位,想關窗的時候遲疑了片刻才回頭問他是不是要加練,孫翔搖搖頭讓他關了窗,自己這才從椅子上起身走向窗邊,在他身旁站定。

「有事?」

劉皓以為孫翔直到最後一刻都會是個恃才傲物的少年,所以他從未想過在走之前第一個對他的離開有所表現的人會是孫翔。但那又如何?所以他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手上動作不停,聽上去沒什麼情緒地開口。

孫翔擰起眉,默了幾秒才道,「我挺喜歡你的。」聲音是他自己都沒預料到的乾啞,一句話說成這樣,再普通的辭彙都顯得有韻。

劉皓「啊?」了一聲,心裡那點不耐倒沒有了,只聽孫翔接著說了下去。

「整個俱樂部就屬你對我最好,我真的挺喜歡你的。」

話說得誠懇,劉皓卻無言以對,只覺眼前的人蠢上天,他所謂的好,也不過是自己的惺惺作態或職責所在,哪一點稱得上好?或者說他並不明白真正意義上的「好」?想到這裡,劉皓忽然有些同情起孫翔。

於是他不輕不重地回了「謝謝」兩個字,跟著就想離開訓練室。但孫翔不知為何似乎突然開竅懂得看人臉色,竟然抓著他不放,平時意氣風發的眉眼全皺成一塊,拉過劉皓便盯著他看,死命地瞧。

「你到底搞沒搞懂?我說我喜歡你!」

劉皓聽了這話卻只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接著就別過頭去,他不習慣和這個毛頭小子距離如此近。

「你搞錯了吧,我對你好你就喜歡我?那到時肖時欽來你豈不是要愛他愛到死?」

「才不會!」孫翔氣得大喊,滿屋子都是他的聲音,聽再劉皓耳裡只讓他局得整個人暈乎乎的。

「是嗎?看著吧。」

他不想再多說半句話,推開孫翔搖搖晃晃地往外走去。

 

之後他們也沒什麼機會說上話了,幾次碰面都只是比賽或者全明星時的驚鴻一瞥,劉皓成為了「呼嘯的副隊」,即使偶爾孫翔還能在他身後找到一點嘉世的尾巴,劉皓卻不願再回到那段過去了。

而他跟肖時欽,相處得也就是融洽罷了。

 

-

 舊稿新用!


评论
热度(13)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