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未了 00

賀銘沒打滿十年就退役了,他深知聯盟榮景不再,戰隊想留下的也不是他這種平庸的選手,於是回頭完成學業。本就善於傾聽的他選擇了心理相關專業,大學畢業後還出國考了研。

回國後一切都變了,但其實也沒有變太多,都在預料中,不同的只是真的沒有榮耀職業聯賽了。但是那都已經與他無關,回國的賀銘只是一個能用積蓄置產買車的大學教職人員,心理諮詢的那種職員。

 

賀銘在職業選手的生涯裡見過很多人,大多是心理素質很強的,例如選手、記者、俱樂部員工,當然也碰過情緒起伏大得嚇人的玩家和粉絲,對於見識過大風大浪的他而言,聽學生訴說煩惱變成一件有點無趣的事。當然並不是指所有找上門的案子他都無動於衷,只是總像隔靴搔癢,賀銘老覺得這是因為他總是置身事外,只給看上去客觀的意見,一切按SOP走,該談的談,該轉介給醫生的就轉介了事。

但是沒辦法,畢竟他不是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就像他退役後回頭讀書也缺乏幹勁與熱情,到了這個年紀去看這些念書也好工作也好,都只是人生其中一種不得不的必然,喜好什麼的,也並不是那麼重要了。

 

他覺得自己冷淡至極,直到一個學生找上門來。

憂鬱症。很常見,對自己要求高而產生壓力,想宣洩卻又在人前不斷壓抑,假裝成和善圓滑的人,實際脾氣大的很,不知情的人看見他私下的樣子甚至會以為他有雙重人格。

一切都顯得眼熟。

賀銘送走那名學生後,看著手抄筆記上的內容,腦子裡想起的卻是一張很久沒見的面孔。

是啊。這些都是相當常見的壓力源,視環境不同造成的壓力可大可小,以職業選手的生活而言勢必是股可怕的壓力。既然如此,為什麼他沒有得憂鬱症或躁鬱症呢?

為什麼劉皓始終是劉皓呢?

 

-

一個尋找劉皓的故事

评论
热度(12)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