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皓】課間交流

榮耀影視學院設定。

-


賀銘修了一堂對他而言有些無聊的課,學期初他去聽過兩堂,都是教授在講歷史故事,聽著聽著,不到一堂課他就哈欠連連。他對史料中流傳下來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沒有興趣,聽兩小時的講古實在太過煎熬。百無聊賴間睡意漸濃,然而他為數不多的個人原則卻在此時警鈴大作,他並不喜歡在課堂上睡覺,做什麼事都好,就是不要睡覺,於是他只好拿出大三學長布置的燈光配置題本做了起來。
之後他就連缺了兩次課,第二次翹課去拍片的那週,他在系館外的騎樓巧遇同樣修了那門課的劉皓,對方本來朝他一點頭當作打過招呼就要走,結果踩出兩步又回頭叫住他。劉皓比賀銘要大一個年級,兩人私底下沒什麼交情,唯一交集是系上的男籃隊,所以此時被突然攔住賀銘頗有些莫名其妙。
結果劉皓只是想起他們修了同一堂課,才又回來轉告他下週課堂上要畫圖。
「畫圖?」賀銘這下徹底懵了。
劉皓見他一臉茫然就想他肯定是除了缺課外還上課神遊,他耐著性子解釋那堂被誤以為是講古大會的課其實有單元之分,每講完一個單元就要針對其中一個課堂說過的故事進行圖像創作,作品算平時成績,僅限當週上課繳交,逾期不候。

隔週賀銘乖乖去畫了圖,沒想到這次他又搞錯了,以為是畫圖課,結果居然還得和鄰座的人交流作品。他看著手上潦草的鉛筆畫,又瞄了眼隔壁漂亮妹子的工筆畫,想死的心都有了。
到台前繳交創作時他和劉皓碰個正著,劉皓好奇想看他都畫了些什麼,賀銘死活不讓看,交流後他的心理陰影簡直大到能覆蓋整座校園。

之後賀銘又缺了好幾次課,劉皓秉著敦親睦鄰的想法仍舊好心提醒了他又要畫圖了。上課前一天晚上劉皓剛洗完澡回來就收到來自賀銘的私信,他滿頭疑問地點開通知,看到對方問自己明天會不會去上課。
『會,怎麼?』他仍舊一頭霧水地回覆,心想難道這貨又要缺課,現在要求代打不成?
『能坐你旁邊麼?』那邊很快又來了訊息,劉皓茫然了一下,腦子好容易才轉了過來。敢情是前次畫圖交流太失敗,這次想避開跟不認識的人說話的機會?
想到這裡劉皓不禁有些好笑,便隨手敲下了「可以」二字。
見到回覆,那頭賀銘小小歡呼了聲,又發了個兔子歡呼的gif過去便關了視窗。
隔天一早劉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視覺衝擊。


-

好久沒在這個帳號發文了,抱歉啊都在子博當快樂的審神,這就來除個草XD
畫伯賀銘的憂鬱(X
總之發生了這樣的事!話說其實這事有後續,但是要講起來我感覺篇幅會超出睡前文的字數設定,於是先就此打住,有機會再來細說這中間和之後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吧~ 

评论
热度(6)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