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櫻】隣の、

今天為今櫻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打死我都不説②一牆之隔③全權接收;72小時內點贊達到222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ง •̀_•́)ง

---------------------------

#遲交好幾天的作業了,希望不會被打屁股
#稍微改變了文風
#接續之前今櫻的大學趴囉設定


放假時的畫室是要向學校申請使用的,這一天的出借狀況在櫻井提出申請時──也就是前一天下午──他就已經先確認過了,只有這一間教室被他們借用而已,所以對於此刻隔壁不斷傳來的敲擊聲響他在意不已。
不,更正確說起來,他實在是相當害怕。

「學長......」找自己來進行指導的學妹不知所措地看著他,顯然對方也覺得聲音大到影響教學進行了。
「呃......」 櫻井此刻的立場相當尷尬,一方面相當擔心隔壁教室在進行著甚麼外人不應該去干涉的事,一方面卻又不得不採取些行動讓學妹安心,畢竟身為在場唯一的男生,他當然不可能說甚麼「打死我也不會去叫隔壁的人安靜點」之類的話,總而言之櫻井其實沒有選擇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去姑且去看看情況再決定後續該怎麼做。
「我過去看看吧。」
「請務必小心。」

教室的門為了使空氣對流並未關上,櫻井輕巧地步出來到走廊上,空蕩蕩的走廊還在迴盪著由隔壁教室傳來的巨大聲響。來到教室關閉的門邊,他小心翼翼地往裏頭一看,沒有想像中鬥毆的場面,只見一個男性的背影蹲在地上,手上的槌子敲擊在木頭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看見這樣的情景櫻井稍微安下了點心,於是伸手敲敲那扇門,在裏頭的人停下手邊動作時開門往裏頭探頭。
「那個、不好意思......」他怯怯地開口。
「喔呀、」教室內的男子回過頭時發出一聲約莫是驚訝的聲音。
「翔一君......」櫻井似乎對於在普通只有美術生會在地教室裡見到這位攝影專業的人嚇了一跳。
「真是好久不見了啊,良君。」今吉翔一露出了笑容。
「是啊...不,請問、翔一君為什麼會在這裡呢?昨天下午記得看過申請表的、」
「喔──我是借景來拍照的,臨時受學校之託,所以就來囉。」今吉一邊說一邊點著頭,「那麼良君呢?假日也來練習啊、真是認真呢。」
「不、不是的,這個、呃、算是被拜託來進行指導的吧。」
「喔?莫非是別有用心的特別授課?」今吉的話裡滿是笑意。
「咦?一點也不特別啊?只是單純地幫學妹補習他不拿手的素描而已。」
唉呀唉呀,沒想到一牆之隔竟然待遇差這麼多啊,這邊再為了拍照拼命做木工,另一邊卻是粉色泡泡的場合啊......今吉在心裡這麼想著,順便為隔壁的學妹默哀一秒,真是可憐碰上了大木頭。
「那麼,良君是為了甚麼而過來呢?」
差點被牽著聊起天的櫻井這下才回過神想起自己緊張兮兮地過來到底是為了甚麼。
「那個,因為是在進行教學,所以聲音......」
「唉呀,這可真是糟糕,看來會被豬踢了呢。」今吉露出了與困擾的語氣不相符的表情道,「但是我也沒辦法呢,這是必須要用到的道具,這邊也是拚了命的做不擅長的木工啊。」
「這、這樣啊...這也沒辦法呢......」櫻井微微皺起眉頭,思考著是否該終止教學,或是改至其他地點進行。
而看著這樣的對方,今吉這才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全權掌握著可憐學妹難得與心儀對象相處的機會將如何發展,雖然他本人並沒有無聊到去干涉他人的戀情,但也不至於寬宏大量道放棄自己的樂趣,畢竟絕大多數他是個興趣本位的人,何況是他在意的對象,那更毫無理由就這麼讓那個動作慢吞吞的人嘗甜頭了,於是他只是笑了笑並提出自己的建議。
「良君之後如果沒事的話願意來幫我的景畫些畫嗎?」
一句話就判了隔壁的小女生死刑。
櫻井的考慮其實也稱不上考慮,因為他根本不可能將受校方之託來進行拍攝的今吉趕走,所以繼續教學是沒可能的事了。而移動到其他地方顯然也不可行,因為外頭在他與對方談話期間已經開始下起傾盆大雨,這樣的天氣無論是不是和畫素描,至少他的習慣是不會這麼做的。
最後他同意了今吉的提議,回頭去告訴學妹這個對她而言絕對不好的消息。
而另一頭的今吉則為了稍後的計畫愉快地哼起歌來。


-END-

评论(4)
热度(7)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