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樂】花◎男02【江皓】

主標:《花◎男》02 湖◎波濤
副標:同性相吸

  # 本篇主CP是江皓
  # 副CP是喻新

外頭草原區的氣氛尚且能稱得上是其樂融融,然而林子裡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身在修羅場的喻文州看著這邊險惡的狀況覺得自己要是人類大概已經冷汗流遍全身了。其實他還真是不想管這些破事,無奈前面才有一個黃少天落跑,自己實在是沒好意思就這樣也跟著出去避難。

林敬言和肖時欽在這邊無奈地互看,完了又同情地看向在湖中央的張新杰,對方平時表情不多的臉上此時也罕有地皺起了眉。說來他大概是這裡最無辜的妖精沒有之一了,本體是湖中央的一塊大石頭,在一般情況下沒有哪個妖精會不在能讓自己最充分休息的本體中睡眠的,這會兒已經是他的睡覺時間,卻沒想到會碰到這裡向來好脾氣的水神──也就是江波濤──和人起爭執。

「小江啊、」喻文州終究是有良心的人,抱著我不去死誰去死慷慨就義的決心開口,沒想到才說了三個字就被不是水一般還真就是水的後輩給打斷了。

「抱歉前輩,我想跟這傢伙直接談談。」江波濤站在靠近岸邊的水面上筆直看著前方。

即使才笑過葉修在外頭說的玩笑話也解不了他的怒氣,要真能因為那樣就開心起來的話那他還真是葉神腦殘粉了,其實那也沒什麼不好,甚至要舉好處的話,至少可以不用面對現在這個鳥情況。

「江波濤你放尊重點。」居然叫他「這傢伙」,也不想想輩分究竟誰大誰小,劉皓聽了不禁一陣氣。

「你有資格在這和我談尊重嗎?」江波濤冷笑了下。

「我已經道過歉了!」

「就你這態度也叫道歉?那黃少天不用開口都能煩死人了。」

少天,人家其實把你落跑看在眼裡啊!

喻文州在心裡為黃少天默哀了一下,末了又想到江波濤竟然會把話說成這樣,稍後倘若劉皓狐狸嘴再吐不出象牙後果怕是真的不堪設想。都說平時不生氣的人生起氣來是最可怕的,喻文州當即決定用自己的沙子幫張新杰舖出一條活路,張新杰總算逃離風暴中心後已經睏得連話都不想說了,只以眼神詢問對方帶他出來的理由,然後得到喻文州堆給他的一張沙床和輕柔的枕邊細語。

「總覺得事情不大妙啊。」喻文州站起身後看了眼那方僵持不下的兩人低聲說了句。

這話說得一直站在旁邊看他倆大秀恩愛的林敬言和肖時欽眼皮一跳,他們一緊張連帶著附近的樹木和藤蔓都微微騷動了起來。

「我哪能有什麼辦法。」唐昊見林敬言看向他立馬撇清關係,表示雖然一般劉皓都和他們那群人在一個區域生活,但他倆並不特別有交情,眼下這情況他看來也是無解。

「我才想問呢,這都是在幹嘛?」方銳不知是從哪個樹洞裡竄出來的,一來劈頭就問了這個問題。

「這個嘛……」林敬言無奈地開始解說起稍早在湖邊發生的事。

時間約莫是在周澤楷睡死在草原上兩個小時後,剛遊歷完人類村落回到這個秘境的劉皓並未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而是直接走向地處全區東偏北被樹林環繞的湖泊,在即將走出林子時他的腳步卻停了下來,面上十分猶豫。就在他猶豫了老半天搞得元神正好停留在附近樹上的林敬言都要睡著時,林敬言只看見一條拋物線畫過眼前,遠處湖水傳來撲通一聲的時候劉皓已經飛也似地奔離現場了。

「要不了多久小江就提著一包濕漉漉的紙袋出現在水面了,那臉色……」肖時欽接過話頭,但終究還是不忍再說,「咳、畢竟你們也知道小江比較愛乾淨。」

「那是潔癖吧……」唐昊小聲嘟囔。

「所以這事就是劉皓亂丟垃圾啊?」方銳總結。

常駐水邊的喻文州這時卻高深莫測地笑了起來,「我倒不這麼認為。」

「你是解釋還是不解釋?」

江波濤環起手臂居高臨下地看著仍一身當代時裝的劉皓,然而對方只是抿了下唇並沒有要開口的意思,於是他只好再問一句,「為什麼在我這亂丟東西?」

誰知劉皓本來低著頭不發一語卻在聽見這話後猛一抬頭,表情變得相當猙獰。

「你說我這是垃圾?!」他的音量大的連在另一頭的人都被他嚇了一跳,但他顯然並不在乎,「你說我這是垃圾?!好啊只一套衣服是垃圾是吧!那這些也都給你,看你是不是還認為他們是垃圾!」他憤怒地脫下鞋襪扔在岸邊,還精準到摔在能打起一點小水花的水陸邊界上。

江波濤簡直要被他的態度還有言行舉止給氣死了,怒到極點他反而什麼話都不想說了,水聚合而成的人形剎那間爆開淋了對方一身水,人就這麼消失了。

喻文州那一幫人只知道劉皓私下脾氣不怎麼樣,但平時相處還算圓滑,沒怎麼見過他生氣,現在看這架勢真都給驚呆了。但他們都太輕忽江波濤的脾氣了,原先還以為事情就到此為止這兩人以後沒話好說了,可以各自回去洗洗睡,沒想到正要邁開腳步就發現底下不對勁。

「我靠!水淹榮耀啦!!!!!」

「小江這也太狠了……」肖時欽看著即將淹過膝蓋的水面無語了。

「至於嗎?」林敬言困惑道。

唐昊看向方銳發問,「他倆什麼關係啊?」

「沒有關係啊。」喻‧一葉知秋‧文州即答。

江波濤這回是真的動怒了,在此之前劉皓就曾多次針對他,但他好歹也活了有些年頭,實在沒什麼小糾紛是必須一直記掛在心頭上的,然而這次已經觸及他的底線,他是如何也不能容忍亂丟垃圾汙染環境這種事發生的。

水勢蔓延與上升的速度很快,江波濤看上去像是將多年以來的各種情緒一次爆發似的,整個榮耀秘境轉瞬間已是汪洋一片。張佳樂等人驚愕地看著腳邊開始堆積起水時原先在湖邊的一夥人已經往外奔來,畢竟越是靠近中心區水位那是只深不淺,沒有人會做死想留在那裏──

「劉皓是不是還在那裏啊?」唐昊停下腳步喘了一會兒氣後突然發現現場似乎少了一個人。

「不用管他們。」喻文州仍舊只是笑笑。

「文州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啊?」對方好幾次的發言都像是摸清那兩人在搞什麼似的,肖時欽最終還是問出了他一直在意著的問題。

「這個嘛,」喻文州眼睛轉了一圈看向原先就在這裡的那群人後才繼續往下說,「感情問題我們外人還真不好插嘴。」

儘管全身濕透劉皓依舊站在原地,蹙起眉頭他抿著唇不發一語,眼神死死盯著逐漸漂遠的屬於自己的衣物。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想做的明明是那麼純粹的一件事。

「身為水神……」過了非常久的時間他才從喉嚨裡擠出話來,聲音沙啞的難聽,「……穿那樣太難看了。」他伸長手撈過那個被江波濤視為垃圾的包裹拆開,即使是油紙也無法抵擋這汪洋般的水量,裡頭的東西還是東一塊西一塊的溼了,事已至此他也不在意這些了,折起油紙塞進上衣的內袋裡便在水面上展開包裹裡的東西,一件淡青色右下角繡著靛色鳶尾花的長袍。

劉皓在人類的世界裡看見了他們對神祇所懷抱的幻想,也學了人類表達情感的那一套東西,但他現在發現也許那些東西終究不適用在他們身上。他失望地笑了起來,心裡卻還惦記著江波濤發怒的理由,於是整齊仔細地摺起那件他一眼看中的禮物後準備打道回府。

嘩啦啦的水波聲在空無一人的林子裡來回反射,寂寞別無選擇地被無限擴大。

「你──」江波濤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皺著眉開口叫住正要離開的劉皓,但是在他轉過來後他卻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還有事嗎?」劉皓極度疲憊,卻還是竭盡所能用自己最平靜的語氣開口。

那是給我的東西嗎?江波濤想問,卻發現他問不出口,因為自己先以誤會和脾氣傷了對方。兩人沉默半晌,最後江波濤伸手接過劉皓捧在手中的衣物而後低聲道謝。

接過東西時他碰到了對方的指尖,非常的涼,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江波濤又躊躇了好一下子,才終於握住那雙手道歉。

劉皓在一片汪洋中痛哭失聲。

也許所學相同因而存有競爭關係,過去劉皓就曾多次單方面與他針鋒相對,有的只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有針對馭水術的,這些事情發生過太多次也跨越過太長的時間,他甚至養成了敷衍無視的習慣,所以沒有想過其實也又一種可能是劉皓也懂得欣賞自己的競爭對手,或者該說是──

──同性相吸。


-

我也是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啦!( 摔筆

Q:為什麼02沒有周樂還出現這個奇怪的CP?

A:因為昨天有人說想看江波濤水淹榮耀 ( 棒讀

A2:周樂都已經這麼奇怪了你還會在意出現什麼奇葩的CP嗎?反正我是不會

這回出場的人頗多,我再來簡單粗暴地說說設定吧

老林→樹妖

張副→石精

喻隊→沙精,不是殺精

肖隊→藤精 (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是個啥

其他人都是動物精

夠簡單粗暴了吧!

我前一回說三期之後都是動物,回頭想想發現自己那時腦抽,心髒都是例外,但他們還是看期的,不是前三期都是精怪而非妖,所以小江的水神也是說說而已,他是水精,可愛小妖精!

要問為什麼會有江皓的話,主要是因為之前看本看到裏頭說魔劍士的鬥爭 (不是,劉皓明明大江波濤一期,可是評價起來卻是江波濤比較好&知名度高,所以其實也許可能這兩人私底下相處沒有特別愉快,雖然主要都是劉皓在鬧騰啦~但反正我覺得萌哒哒我也不想管了我就跳!

评论(5)
热度(16)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