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生日賀】【高黃高】慣性


*微捏造



有人說過,寂寞會讓兔子死掉。


幾年前在車站附近曾經被占卜的人叫住,那個帶著奇怪帽子的大叔說他是從中國搬到日本住的,所以他的占卜方式也是中國的方法。他問了我的出生年月日還有時間,然後告訴我以中國的十二生肖來說的話我是屬兔的人,看了我的名字加上所謂的生辰八字後,他說,我這輩子除了一個人之外其他就只能錯過再錯過。


那個算命大叔的話高尾和成起先是不太在意的,直到他國中喜歡了很久的好朋友在他想向他告白的前一天告訴他自己有了交往的對象,幾乎要被沮喪心情淹沒的他才在那時想起了曾經被這樣告知過,而後即使表面上看起來他還是那個自來熟的高尾和成,他和人的相處在心理上卻變得小心翼翼,深怕一個不留意對方就會從自己身旁離開。

然而所謂的命格大概就是這麼難以改變,升上高中後,在長久的相處下他喜歡上了努力家搭檔,卻也在比賽中逐漸發現,對方所在意著的昔日隊友,那個嬌小的少年,他所擁有的強悍意志力與不輸給任何人的努力也深深地吸引他。一邊喜歡著這樣的兩個人,不斷製造機會和他們一起到處晃,他突然明白自己之所以被吸引是因為他們的努力,因為自己不是天才,所以在看見身為奇蹟的人也正同自己一起努力甚至比自己還要賣力的時候,他就沒辦法不被吸引。

不過長時間相處下來其實不難發現,自己所喜歡著的兩人對於彼此所抱有的想法為何,也許在他人眼中並不明顯,但是他在人與人的相處之間已經如履薄冰太久了,所以就算沒有說任何話,他還是能夠明白,從不經意的動作或是眼神之間。

這其實是很矛盾的關係,因為那兩個人都不是主動的人,所以只要自己不提出一起去哪邊玩的發想的話,三個人就不會走在一起,他也不必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在面前談著戀愛。即便明白這一點,他還是沒辦法放著那兩個人的感情就這樣滅了,於是在最後他還是推了綠間一把,並在另一方面向黑子推薦了自己的好友,告訴他雖然麻煩了點,但綠間其實是個好男人。那是為數不多的幾次他和黑子獨處的時候,他還記得,黑子聽了那些話後看著他沉默了幾秒,最後他們在黑子的家門前站定,在進門之前,黑子對他道了謝並拍了拍他的頭,他說,高尾君嚴格說起來是個比綠間君還要好的男人,所以一定會遇到更棒的人。

看著黑子的背影,高尾和成覺得自己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但是他還是提高音調向對方喊了句「小哲下次見」這才滿面笑容地離開。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沒想到還是這麼難過,被心上人以這種方式肯定簡直比任何事都還要令人難受。也是在這時候他突然想起聽過的一句話,寂寞會讓兔子死掉。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他這隻知道自己是兔子的兔子,一定更容易因為寂寞而死吧。


說實在話,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種保母情操,或者該說是自虐傾向。

失戀的假日就該出門散心,秉持著這樣的理念,星期天一早高尾和成就上街到處逛,本來亂七八糟的心情也因為接收到龐雜的資訊而平靜下來,不過他的運氣真的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在MAJIBA裡一邊咬著新口味的漢堡一邊踢著腳的同時他注意到綠間和黑子經過他的身旁往更裡面的位置走去,綠間一邊念著黑子對香草奶昔的喜好卻還是幫他把嘴邊的奶昔擦掉,高尾原本稍微轉好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打回地面,但是他又擔心那對彆扭的情侶會因為小事而鬧得不愉快,於是端起自己的餐盤打算靠近一點以便隨時出狀況自己能在最恰當的時間出現緩和氣氛。

不過他才往那一邊走近沒幾步就發現在附近的座位裡有一個顯眼到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正一臉悶悶不樂地瞪著那個方向看,高尾看了看黑子還有綠間又看向那個人,眨眨眼,明白了其中的關係,於是他改變主意,順勢在對方身旁坐下。

「真巧啊,黃瀨君。」他向對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欸、高尾君……」由於太過突然,黃瀨愣了好一下才回過神來。

「你認得我啊?真是讓人不好意思吶。」

「因為是小綠間的搭檔嘛、而且鷹眼看得到小黑子……」一邊說著黃瀨癟起嘴。

「這樣啊,」高尾側耳聽了下那一頭的動靜,又望了幾眼後他聳聳肩,往後一靠,「看來是沒有必要跟著他們了。」

「啊?」

「黃瀨君今天沒有工作啊?」

黃瀨聽了又嘟起嘴一副不滿的表情,「就是啊,難得沒有工作想說來這邊等小黑子出現的,沒想到他居然會跟小綠間一起來,明明我就跟他比較好──」頓了一下他像是想到甚麼又開口,「對了,我還以為會跟小綠間來的是高尾君呢、」

看著黃瀨,高尾知道對方的處境跟自己有點相像,雖然不完全一樣,不過說了也沒關係,應該沒關係吧、

「嘛、因為失戀了所以就出門散散心,沒想到會遇到他們還有黃瀨君,」用手背撐著頰,高尾對黃瀨露出苦笑,「黃瀨君也不要太逞強喔?」

黃瀨聽得一頭霧水,本來想開口問對方到底在說些甚麼,但是理了下自己想問的東西他就反應過來高尾話裡的意思,表情變得複雜了起來。

黃瀨雖然知道這一天到來的可能性很大,但他卻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即使他偶爾會來找黑子,但是畢竟是學校工作兩頭忙的人,不可能真的一天到晚往誠凜跑,也不可能像是變態一樣在MAJIBA定點駐紮,所以除了在一次次比賽的空檔可以稍微得知黑子的近況,其實他還是沒那麼清楚對方的動態的。

說是這麼說,但是他沒有想到最後跟對方在一起的人會是綠間,雖然他在初中時就看得出來綠間和自己對黑子所抱持的是同樣的情感,但是他看著就是覺得以綠間的個性來說是不可能的,至少不會是他,他本來是這樣想的,不過現在看來他還是太自以為是了。



黃瀨沉默地想著,然後笑著嘆了口氣,他發現自己還真是一點也沒變。以為只要不是完全沒希望,只要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事情就有可能按照他所想的去走,但是其實拿遠一點看,那個萬分之一在數學不是會那個樣子的嗎?用LIMIT表示,答案為零。


*


如果啊,把愛、喜歡甚麼的老掛在嘴邊的話,那麼就算那的確是你的真心,也會因為習慣而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口頭禪。

心意被踐踏的感覺很糟,黃瀨很清楚,高尾也很清楚,但是儘管深深明白這個道理,他們還是不斷地高聲呼喊愛,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安全的待人方式,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試探。

只可惜現在他們所想試探的對象已經不再具有測試的必要性了。

有人說好的對象是爭來的,但是在他們的眼裡,那就和求來的沒有兩樣。


人總是會對同類特別敏感,也特別容易心軟,只僅次於喜歡對象後面的程度。所以高尾和黃瀨這兩個實際上並沒有好好認識過的人,僅僅在這幾句話的言談間,從對方的眼神也好,氣息也好,談吐也好,很快地就發現了眼前的人和自己非常相似。知心的朋友哪裡找?可遇不可求,眼前的狀況就正好讓他們碰上了。

他們都在不斷地以自己的方式去表達心意,大聲說著愛,但是這樣的喜歡以及愛被踩在了腳下,就像傳單一樣,才剛發出去就被丟棄在人行道上,任人踩了又踩,簡直就像笨蛋一樣。

為什麼付出了所有的真心卻是這樣子的結果呢?這一點他們始終無法想明白,當然並不是每個努力的人都能有好的結局,但是至少該給個回應吧,就算是拒絕也好。

但是終究甚麼都沒有。

有時候,他們會想,為什麼自己得愛的這麼卑微?


高尾和黃瀨都理解對方對於愛情的想法,他們並不是不能談起關於這方面的事情,但是比起言語的交換,他們更習於從觀察中找出對方的情緒,對於誰有著怎樣的心情,對誰有難以道盡的牽掛,全部都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他們的相處總是可以避重就輕,能夠非常放鬆。

由於兩個人同樣都屬於在與人相處時戰戰兢兢的類型,所以能夠找到像是家一樣的存在,這比甚麼都要讓他們格外珍惜。


*


其實那時候黑子肯定是有發現的吧,但是小真就完全是個遲鈍的笨蛋了呢。

坐在車內,高尾即便已經過了多年還是會在一個人獨處時想起那些幾乎要淡出卻仍舊留下鮮明印象的往事。沒辦法,初中畢竟不比高中時期,生活的圈子就算上了大學還是會和高中重疊,誰叫他還是在打籃球呢,就算只是個平凡的人,還是想努力、也因為種種原因深愛著籃球。而在更之後出了社會,可以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就更少了,於是他還是被限制在那個充滿哨聲以及喝采的世界裡,出不去,也沒有新的人走進來。


窗玻璃被敲了幾下,高尾聽敲擊的節奏就知道是誰,於是不疑有他地解了門鎖。

「小高尾──」黃瀨一坐進車內就先給了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儘管長久下來幾乎每天高尾都會來接他下班,但他還是相當高興對方的到來。

「今天也辛苦囉,涼太。」高尾伸手拍了拍那顆淺色的頭。

在那之後關係變得相當好的兩人,在大學巧遇後便開始了一起住的生活,就這麼一路陪著彼此到了現在,兩人相安無事。

這麼多年過去,從最初的心照不宣,到現在已經無話不談,無論是在他人看來多麼難以啟口的事,全部都能輕易地說出來,他們就是這麼親近的好友。

這些日子以來相互陪伴,看著對方慢慢改變,逐漸成長以及成熟,但是再也不談戀愛。

也許正因為他們兩個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認識的,所以只要看見對方的臉,就會想起自己的心曾經被狠狠地踐踏過,然後就會想要死心了,只要把掏出的心放在原地再繼續邁開步伐,就不需要感到害怕了。

黃瀨涼太依然當著他的模特兒,偶爾接點廣告,工作穩定而不求突然大紅大紫;高尾則在一般公司當業務,雖然看起來是個時間不穩定的工作,但卻是他得以發揮長才的所在,在和負責的客戶方熟悉之後,基本上安排洽談的時間都不會太過為難人,於是才得以每天來接黃瀨下班。

對高尾而言,他說不上這算不算特地為對方做的努力,他只是覺得既然在這種日復一日的生活中他們只有彼此,而黃瀨的工作又比他要更耗精力,那麼做到接他下班這一點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如此而已。

直走,紅燈,綠燈,轉彎,轉彎,直走,停車。

回到兩個人一起住的大樓才能真正放鬆,對於他們兩人而言這是不用說出口就能達成的共識,因為黃瀨是藝人,所以得要加倍小心。

開門進入客廳後,黃瀨首先癱倒在沙發上,嗚嗚的發出了碰到討厭的工作會有的聲音,然後翻過身敞開雙臂。

「怎麼了,今天這麼糟糕啊?」高尾看到比起往常更多的反應笑了下,隨手掛好被亂扔的外套後向對方走去。

「真──的太討厭了,簡直差勁透頂。」黃瀨噗噗的鼓起臉頰,「不管,抱──。」

親暱的動作已經是他們的習慣,只是這些只能在家裡做,因為黃瀨是藝人。不過說穿了他們本來就只是很好的朋友,就算真的好到有些時候不了解的人看起來就像是情侶一樣,但也就只是朋友罷了。

高尾就和往常一樣依著對方的要求將他擁入懷裡,一邊輕聲安撫著情緒看來糟到不行的同居人,「到底是怎麼了?」

「今天新來了一個攝影師,用著很討厭的眼神看人啊,雖然應該馬上就會被換掉了、」黃瀨在對方的頸邊蹭了蹭,之後囁嚅道,「我又不是在賣的……」

明明都已經這麼潔身自愛了,緋聞也沒有,平時又很低調,待人處事都很磊落,為什麼還是會有這種無聊的人嘛、簡直太煩人了、

「有反應過了吧?」

「嗯。」

「會換掉就好,」高尾一邊順著黃瀨弄亂的頭髮,在將鬢邊的髮絲塞到他耳後的同時又開口,「因為涼太可愛的樣子只有我能懂啊。」接著在對方的額頭上吻了下。

「不對。」黃瀨皺起眉,抬眼看向抱著自己的人,「你親錯地方了。」

高尾聞言苦笑了起來,有點不曉得這時候該不該順著對方。

即使已經習慣彼此的存在到像是呼吸空氣,但是這不代表他們就能發展出這樣的關係,或者該說是,不表示他們就一定得走上明確的定位。更何況,他其實已經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對於這段關係究竟抱著怎樣的心態,也不曉得自己的限度在哪裡。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拿這件事做文章?」黃瀨看著對方這麼問,但是他自己明白高尾根本不可能這麼想,因為他們太了解彼此。

高尾有點為難地笑著,過了幾秒才開口,「我知道你不是會因為情緒而衝動行事的人。」

就如同他所理解的,高尾並沒有誤解他,但是他的話並沒有說完,於是黃瀨只是看著他,等待著對方還在構築的語句。

「可是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們想要的。」

他們之所以會湊在一起,就是因為同樣受了傷,然後在恰巧的時機遇上對方,覺得投緣了,就在一起了。但是他們是因為同一件事而受傷的人,他們所欠缺的愛,他不確定彼此給出的是不是同樣的東西。

「人最缺乏的就是能夠彼此理解的對象,既然我們已經有了,還超出許多,」黃瀨閉了閉眼,接著又睜開,「那讓我們繼續愛下去好不好?然後得到我們真正想要的。」

為什麼不願意在當紅的時候加倍努力然後大紅大紫?因為他有想要的東西,而只有穩定的生活還有足夠的時間才能留住,所以黃瀨義無反顧。只是他在行動前還沒有好好理解,因為他從來就相信自己的直覺不會出錯,頂多容忍一次的失敗。

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想要的東西不一定會到手,你所執著的東西也不見得真的是你所需要的,很多重要的事都是在後來才發現,就像平凡的生活是一種幸福,就像難得的習慣。

其實黃瀨和高尾都不笨,也不遲鈍,只是有時候太安於平靜的日子中,就會忘了要去思考,因為覺得不會有所改變。但是仔細一想,其實很多事情早就已經變了,只不過是由於早已安在那個位置,才沒有想到要去看看,心裡的想法變成了甚麼樣子。

其實偶爾去想想所習慣的東西對於自己究竟具有怎麼樣的意義並不是件壞事,或者該說,它其實是件重要的事。

雖然最後好像還是因為寂寞而在一起,但是之後不會再感到寂寞真的是太好了呢。

這大概就是算命大叔所說的,屬於我的終點了吧。

高尾突然想起了許多年前的事情而笑了起來,然後伸手按住黃瀨的腦袋,給了他們彼此都等待已久的吻。





一不小心就爆字數了,本來只是想到個段子而已,也不曉得為什麼就這樣,走到這個結尾了。

其實自己寫完有點想哭,生理上,心情上沒甚麼特別的感覺,但就是眼眶有點發酸,很想掉淚。


總而言之算是給自己心目中的黃瀨跟高尾寫了個有頭有尾的故事,完整了一下我對他們兩個的想法吧。


對於高尾與黃瀨,老實說我覺得兩個人都是條漢子,可愛的時候很可愛,但是也很常有相當有魄力與帥勁的時候,心思同樣細膩,性格也相近,是體貼的人。但是對於這樣子的他們,總讓我有種很容易和喜歡的人錯過的感覺,因為他們會顧慮著對方,然後遲遲不敢有太過直接的行動。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高綠高有點吃不太下的原因,因為覺得高尾和綠間太容易錯過,一方面心疼,一方面也覺得這不會是他們最幸福的歸宿,大概是這樣子的感覺。於是想來想去,覺得這兩人應該是最適合彼此的人了,雖然要在一起的話勢必會需要經過一些難過的事,但是要是能夠在一起的話──

可以就這樣一直幸福下去的話就太好了。


如果能夠因為這一篇文而讓諸君覺得這樣也不錯的話我會很高興的,也很謝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你。


最後,希望喜歡高黃高的人可以增加一些(笑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