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黃】←

「反正天才是不會懂的啦!」

下午六點,練習結束,黃瀨涼太正一邊擦著汗一邊轉身想往休息室走去,冷不防地,這樣一句話從前頭傳來,他抬起頭,看見綠間正站在兩個不知道是誰的部員面前,合理推測是要傳達今天輪到誰收拾場地或是訓練指示,於是往下推論那兩名不知名的部員今天的練習一定不太順利。遷怒。

看著前頭的三個人,黃瀨的腳步慢了下來。


「反正天才是不會懂的」這樣的話即便聽了無數次,從最初的惱到現在的麻木,多少、還是會像釘子釘在胸口上,有種難以言明的不適感,所以當他聽見那些人對著前頭那人這麼說著的時候,眉間不自覺地深深皺了起來。

天才,這個詞就連他也不敢隨便說出口,正因為自己也是他人口中的、所謂天才的其中一人,所以在深知這些成果從何而來的狀況下,他甚至懷疑起了是不是真的有人能夠承擔這麼一個高人一等的詞。

在那些所謂的天才,所謂的奇蹟世代裡,其實根本沒有天才,最多只能說是有那麼一點過人的天賦,其餘的全得自己努力。以他自己來說,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理解能力比他人要來得好、來得快罷了,就算懂,如果身體跟不上的話也沒有用,所以其他的也得紮實練習,更甚至因為那些都是更高明的技巧,所以努力得加倍才能負荷。所以說,誰是天才?

就算是青峰,無定式什麼的,就算他練習老是缺席,拜託先想想,他可是從還不懂事就已經在打籃球了,長年的練習下來,打球對他來說就像是在呼吸,對於你熟悉的東西,要不打好也難吧。

所以說,眼前的那人也是相同的道理,或者,比這些都要更加簡單。

三分球,沒有人天生就有那種準度,超高拋物線所需要的手勁也不可能天生就有,還有那些他自己打球的獨到之處,全部,都是那個人自己一一領悟出來的。三分球的天才?別開玩笑了,那些都是一球一球投出來的成果,如果不練的話他什麼也沒有。

所以說,天才在哪裡?有的只有加倍的付出以及加倍的誤解而已。


「小──綠──間──」一邊喊出聲一邊加快步伐撲上去,黃瀨向那兩個人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兩位今天辛苦了喔,我有看到喔、有好幾球的動作很漂亮呢!」

聽見這樣的話,還有那個看起來漂亮又平易近人的笑容,兩個部員也回以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一邊說著「哪裡、黃瀨君的動作才漂亮呢」一邊推辭著要去收拾,一下子就不見蹤影了。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其實只是希望努力被看見、被稱讚罷了,這樣的事誰都一樣,所以一點也不可恥,一點也不難理解。

黃瀨這樣想著的同時轉向綠間。「不說點什麼嗎?」

「對你,還是對他們?」綠間推了推眼鏡,語氣平板地問。

「都可以啊。」黃瀨笑了。

「我要去沖澡了。」言下之意就是「你給我放開」。

「那就一起去吧。」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去死。」放棄溝通的綠間就這樣拖著身上的重物緩慢地往淋浴間移動。

*

「你快點。」站在門邊,綠間看了眼時間這麼開口。

「來了來了,小綠間要去買東西嗎。」黃瀨小跑步往對方靠近,在綠間向外邁開步伐的同時拉起他的手晃啊晃。

「對,明天的幸運物需要的。」綠間並沒有對他莫名其妙的動作多說什麼,只是略略點了下頭。


黃瀨的話其實是多餘的,因為他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他們每天一起回家,他當然熟悉綠間的行程與習慣。而且同路並不只字面上的意思,在回家的路上他們會說很多的話,雖然大多是他自己在開口,偶爾綠間回幾句話或是吐槽,但是還是能知道很多關於他的事,好比喜好、好比習慣。

儘管幾乎熟知對方的一切,甚至能知道如果此刻自己說了什麼他會有什麼反應,黃瀨卻還是經常犯話癆,這當然是有原因的。正因為知道,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綠間平常的為人和大眾給他的評價他是再清楚不過,被那樣看當事人自然不會過得太舒坦,雖然也不至於太差。總之,他希望至少在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對方的心情能稍稍感到開心,所以才拼命地找話說,什麼都好,只要是自己覺得有趣的事都說過一遍,對方會有興趣的事也都說過一遍,一面不著痕跡地測試著,一面在找到共通點的時候暗自竊喜。但這樣幾近單方面的互動還是會令人不安,即便已經過了這麼多個日子,所以才會拉起他的手想找一點安全感。他不敢就那樣牽著,怕被討厭,被嫌棄,那麼,就晃得高高的再放下,然後再晃得高高的吧,一遍又一遍,像是在玩著幼稚的遊戲,幼稚卻對他意義重大的遊戲。


「布料店嗎?!這也太稀奇了吧!難道你明天要拿著一整匹的布嗎?!」跟著綠間的腳步在一間小巧的店舖前停下,黃瀨涼太不可思議地看著友人。

「說了是幸運物會用到的東西,不是幸運物,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說話?」瞥了眼身旁的人,綠間走進店內。

跟著進了店裡看對方挑挑選選了近十分鐘後,黃瀨也買了一款看著覺得非常順眼的布料,然後兩人出了店後便各自回家。


又是無聊的一天,不、一點也不無聊,他的無聊日子早在遇上籃球部的那一天就已經結束了。

躺在床上將所有事一一確認了一遍後,黃瀨閉上了眼睛。

*

「早上好──小綠間──」正走往學校,黃瀨在發現前方的身影後拖長了音大聲地說著,並在同時向對方跑了過去。

「別一大早就這麼吵,黃瀨。」綠間一邊以對黃瀨而言毫不意外的話回應,一邊將某樣東西壓往那張漂亮的臉蛋。

「唔唔唔、要不能呼吸了、」抓下對方纏滿繃帶的手,黃瀨這才發現綠間給他的是根用漂亮的橘黃雙色圓點相間以及淺綠碎花的布所做成的將近六十公分的胡蘿蔔。

「小綠間、這是……」黃瀨困惑地往對方看過去,然後在綠間的手中看見了淺綠色的布娃娃,造型像是一隻兔子。

「做剩的碎布而已,剛好雙子座今天的幸運物是胡蘿蔔。」

「謝謝你喔、小綠間。」微微瞇起眼,黃瀨衝著他露出了笑。


之所以說幾乎熟知對方的一切就是因為還有不明白的地方在,那個幾乎,綠間的態度就包含在裡面。這種像是曇花一樣,讓人有戀愛錯覺的──

*

「小──綠──間──」

正要站起身的綠間在聽見這樣熟悉的聲音後立刻抬起頭來,並且毫不意外地看見黃瀨從教室後門蹦跳到他的座位旁。

「一起吃便當吧!」說著,黃瀨舉高了手裡的便當,包裹著便當盒的布正是昨天買的有著黃色格紋的布。

「黃瀨,我要去買午餐。」綠間推了推眼鏡。

「所以說、一起吃午餐吧!」黃瀨又晃了晃手中的便當,意圖顯而易見。

「……找個人少一點的地方吧。」盯著一臉傻笑的人,綠間最後妥協般地嘆了口氣。

雖然說是做了午餐,但充其量就是幾種三明治還有水果而已,並不是什麼可愛的便當,只要能吃飽又不會吃膩就行了,這是黃瀨站在男性立場去想出來的結論。不過話雖如此,要早起做便當還是件麻煩的事,頂多只能偶爾心血來潮的時候做做,要每天的話還是算了吧,畢竟不是女孩子,基本上目的相同出手的方式也不會一樣……

不對,他只是想試用一下這塊布而已,沒別的意思。

才怪。

進行著一如既往的自我辯駁,黃瀨偏頭望向咬著三明治的綠間,眨了眨眼。

「幹麻?」注意到盯著自己的視線,綠間皺了下眉。

「小綠間不誇我嗎?」黃瀨又眨了眨眼。

「算了吧,倒是你,本來就想把這塊布拿來包便當盒嗎?」

「喔、對啊,看著就覺得很適合嘛!」他露出了燦爛的笑。

一遍又一遍地討著好,雖然知道只會一直被打回來,不過,如果有一天,如果真的有一天,得到了夢寐以求的讚許,那是不是表示,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想著這件事?




久違的綠黃,基本上這些原本算是一天一天的短打,把它翻出來後補完後面就是上面的了,不過它還有一半,應該。←

之前就一直記著這一篇,不過昨天一直找不到稿子,搜索了很多遍,都覺得快要絕望到去睡覺的時候決定不死心的在把搜到的檔案一個一個打開確認一遍,結果──我存了相同名字的檔案裡面的更新程度居然不一樣XDDDD所以我就發現之前打開的是少的,另一邊的才是完整的檔w真的是太好了XDDDD

總而言之,其實這個是0214的賀文啦、不過因為昨天一直在討論蠢東西 (詳情請見噗浪) 所以就沒時間弄了XD

那麼最後就祝諸君天天都是情人節囉www


评论
热度(12)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