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冰】盲人摸象 01


「人與人的關係就像對話一樣,開了頭卻難以收尾,而且到頭來不是生離就是死別,那麼中途經歷了什麼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過得愈快樂,離別的時候就愈痛苦,那到底還想要追求什麼?所以他才選擇逃避,只要一再背過身,雖然得不到幸福,但至少不會受傷害,這樣就夠了,已經,夠了。」
燈隨著演員的步伐漸行漸遠,最後就這樣消失在布幕深處,緊接著是臺下響起的掌聲以及擦拭淚水還有鼻涕的聲音。

今吉和冰室現在正坐在劇團新作首演的現場,聽著滿室的掌聲,今吉突然覺得自己見到了對方不為人知的一面,而且是一來就直接給了自己一拳的衝擊。冰室正以無比平靜的眼神凝視著臺上,看起來像在思考或是想起了什麼而兀自出神,今吉發現自己其實一點也不了解他。
從那樣順其自然的開始交往到現在也已經有一個月了,但他們的相處並沒有因此而有所改變,應該說,變得更穩定了,比起在關係確立前偶爾會有的出乎意料的發展,現在的感覺穩定地讓人覺得異常,適度的親吻,適度的擁抱,一切都恰到好處,但今吉就是對此感到疑惑。這不是他本來認識的冰室會有的態度,從僅僅一次對方露出的脆弱他可以判斷出這點,而他也自認在之後都有盡到身為男友該盡到的責任,說是比其他人都好也不為過的程度,所以他不懂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翔一、翔一?」冰室在對方眼前揮了揮手。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恍神了。」
「看著我恍神嗎?」冰室笑了起來,「走吧,去跟老闆打個招呼就回去吧。」

在出了表演廳後他們在走廊上拐了幾個彎來到一間門上掛著「準備室」門排的房間,冰室舉起手正要敲門的時候門就被從裡頭打開,走出來的是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雖然說微胖但因為身高不矮所以一般會稱之為壯而非胖。
「喔、是冰室君啊。」男子露出了驚嚇的表情。「雖然寄了票給你,不過還以為這次你也不會來呢。」
「好久不見了,村田團長。」冰室向對方點了個頭算是招呼,不過這動作還有回答在今吉看來已經是很明顯的閉門羹了,但對方顯然沒有察覺還是自顧自地說下去。
「也是呢,至少有一年沒見了吧?唉呀,之前尾牙你真的應該來的啊,那些小伙子們啊......」似乎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村田團長這時才注意到站在冰室身後的今吉,「唉,真不好意思一下就嘮叨了起來,這位是?」
「您好,我是今吉翔一,我們家辰也承蒙團長關照了。」今吉客氣地開口。
「說什麼我們家啊、」冰室苦笑著。
「本來就是我們家啊。」今吉摸了摸對方的頭。
「啊──真是,」冰室回過頭來和村田團長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團長不好意思,難得見一次面沒辦法好好聊聊。」
「喔、等一下有急事嗎?」
「是啊,稍微有點事。」
「那就沒辦法了,」村田團長笑得一臉溫和,「總之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真是多虧了冰室君吶。」
「哪裡的話,是團長的指導和團員們的努力啊。」冰室看了一眼左腕上的錶,「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還有機會的。」

今吉和冰室離開準備室後即往停車場移動,兩個人相處習慣之後就較相熟前更不常搭話,畢竟也沒有刻意製造話題的必要,不過在這次移動間的沉默卻讓今吉有點在意,也許是因為冰室最近的異常再加上方才演出時那個明顯有心事的樣子,他總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但又不知該從何開口,而且也不是那種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年紀了,明白有些事還是不要過於干涉得好,於是今吉最後還是沒有打破一路的沉默。

一直到他們上了車關上門今吉才開口,「那麼,急著上哪呢?美人。」

「急著約會啊。」冰室露出了一貫的笑容。

「喔呀,我還以為你忘了呢。」顯然明知故問的今吉一邊發動車子一邊笑道。

「怎麼可能?翔一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那麼晚餐後有什麼要求嗎?」

「回家吧,累了。」拉下安全帶的同時冰室輕聲說著。







這篇整篇廢話O<<

空窗太久大考太萬惡了(痛哭

有空的話回頭再修修


评论
热度(1)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