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冰】將錯就錯 02


半個月過去,今吉和冰室並沒有再遇上,而今吉也幾乎要忘了交換過號碼這件事,因為在那之後他們並沒有因此而再有所交集,所以這也是可想而知的事。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的情況,完全是兩人的性格所致,先不說冰室一看就是不會在意這種事的樣子,那次本來就只是個順水推舟的小插曲,要也好,不要也罷,這不過是他們聊天的其中一個、可有可無的環節,沒有它話題也不會因此就冷了下來,所以什麼「之後再約出去如何如何」這樣的東西今吉連想都沒想過。至於什麼拿了人家的東西下次應該回個禮這種事,當然也沒有在他的腦中出現半次。既然是你要給的,那我就高高興興地收下,這就是今吉一貫的態度。
之所以會再想起來和冰室打過照面也是今吉正苦惱著拍攝氣氛不太對的時候,那時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起了那天的事,還不待細思,手中的號碼就撥出去了。
「美人你好,今晚能否賞個光?」於是他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電話那一頭先是傳來了好聽的幾聲輕笑,接著冰室才開口,「那麼,要約幾點呢?前輩。」
等待電話接通的幾秒內已經大致將自己的思緒整理完畢的今吉在得到這樣的反應後稍微鬆了口氣,既然知道自己要幹什麼,那他就不會再手足無措,「冰室君什麼時候有空呢?」
「今天到四點十五就沒有課了,之後都沒有預定。」
「那麼我去接你吧?」一邊在手邊的紙上寫下時間,今吉問了能預見答案的問題,並且擅自將話延伸下去,「商學院對嗎?」
「是的,商學院。」從冰室的聲音聽來,他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今吉連他是哪一所學校的學生都沒問,畢竟這附近的大學也就只有這一個選項,他只不過是在對方開口說出「商學院」的同時露出了苦笑,當然,今吉是看不見的。
原來自己一看就是會讀商的人嗎?他這麼想著的同時摸了摸自己的臉。
「那麼,到時見囉。」
「嗯。」

今吉在大約四點的時候就到達了商學院的門口,那是一棟五層樓的建築,就他所知這所學校的商學院已經有非常久的歷史了,既然如此,那麼他眼前的建築就是重建過的了,樣式充滿了現代感,一樓大門這邊是一整面的玻璃,採光非常好。進了大門後是大理石地板的大廳,兩側各擺了幾組沙發,今吉一邊打量著陳設一邊在右手邊一組深藍色的布沙發上坐了下來。
真是完美呈現了這個學院的特質呢,充滿無機感。他喃喃說著,然後靠上了椅背。
攝影師的工作讓他不自覺地開始審視起四周光影的變化還有空間的基調,一面在心裡記上幾筆,他暗暗讚嘆起配置內部的人,不論就任何角度來看都毫無破綻,考慮得面面俱到。
這是個很棒的空間。當他這麼為方才嘲弄建築的發言平反時,冰室已經站定在沙發組的邊上,他微側過頭,興味盎然地看著想到出神的今吉。
就這樣好一會兒後冰室才開口。
「前輩。」
「啊、抱歉抱歉,想事情想到出神了。」
冰室見對方沒有起身的意思,於是就在今吉的左手邊坐了下來,等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抱歉吶、冰室君,一見面就說這個,不過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今吉說話的同時指了指擱在一旁的相機。
「前輩,是攝影師啊?」冰室的回答讓今吉知道自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雖然他想好好和對方解釋關於這個「忙」的細節,不過礙於光影不等人的原則,他還是在回了個是啊之後就開始對他的模特兒下指令了。
今吉在工作上有個好習慣,那就是在企劃進行期間,無論他上哪都會帶著相機和該次要拍攝的商品,因為好的景總會出其不意地出現在面前,而且比起攝影棚內人為的擺設,他還是比較傾向自然美,尤其他的風格是以捕捉光影聞名。
於是,現在的冰室正一面翻閱著手邊厚重的書,一面喝著今吉在來的路程上買的咖啡。
沒錯,這次的商品就是超商推出了現煮咖啡。
這一天的天空藍的十分清澈,大片溫暖的陽光就這樣從玻璃外直灑上冰室全身,在配著整個大廳的擺設,畫面硬是染了點偏藍的色調。在這樣的氛圍裡,一邊靜靜翻著書頁,偶爾啜上幾口咖啡的冰室看起來有一種神奇的平靜感,微微帶笑的嘴角讓人覺得喝咖啡這件事對他來說似乎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這就是他要的感覺。今吉有點無法停下自己按快門的手,他不太清楚這到底是因哪點而起。
「啊,冰室君!」
直到一聲急促的呼喊自大廳另一端傳來並且迴盪在整個空間裡,今吉才收回自己的心神。
「可以了喔,你快去吧,同學找你吧。」他仔細收好相機,並往來者的方向看去。
「怎麼了嗎?佐藤同學。」冰室起身往站在沙發邊的女孩子走去。
「這是今天的共同筆記,」名為佐藤的女孩遞給冰室一份剛影印完的文件,「還有他們要我提醒冰室君下次輪到你做筆記。」一面不好意思地說著話,佐藤一邊偷眼看向坐在沙發上的今吉。「沒看過那位啊......別系的人嗎?」
「不是,他是我朋、呃,高中時期的前輩。」莫名地,冰室對自己的措詞感到彆扭了起來,在迅速思考一輪後他還是選了不那麼逾矩的說法。
「這樣啊,關係看來不錯啊,居然到現在還有聯絡。」佐藤露出了對冰室而言頗微妙的笑容後打了個招呼就往外走了。
羨慕、羞赧、開心,他在對方的眼裡讀到了這些情緒。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