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皓】嚮往

有些事情,如果你不去追究它的開頭,只從當中品嘗出甜味的地方去習慣它,你會覺得它美好的理所應當。可是當有天你想仔細地去計較它開始的點時,你就會發現,原來這件事情是在最糟糕的情況下萌生出來的。 

賀銘很常會想起他和劉皓最早的交集,那時候葉修、不,該說是葉秋還在嘉世,劉皓處心積慮想逼走對方,他們是在那樣必須團結的情況下開始有所交集的。他對於劉皓的認知很晚才開始,那時的嘉世已不是三連冠的王者,原因在他進入這個隊伍時自然已心知肚明,所以他來不及去猜劉皓對於葉秋事實上是抱著怎麼樣的想法,他們就已經交惡了,單方面的交惡。 

葉秋這麼一個隊長在賀銘看來也就真的是個隊長的範兒,穩穩的,獨挑大樑的。對於這麼一個人,他其實沒什麼個人情緒,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有不起,但真沒那個必要,他打心裡這麼覺得,沒那個必要。 

後來有空間喘息之後賀銘才開始會慢慢去思考,葉秋這個人之於劉皓代表了什麼。 

鬥神像是一個指標,而他本人也和著那個神字,眼光落在更遠的地方,早幾年接觸榮耀的人不會不了解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存在。
其實葉秋對劉皓而言究竟是什麼樣的意義並不難猜。 

所以,賀銘有時看著劉皓在自己面前叨叨絮絮隊伍和俱樂部的問題時總在心裡搖頭嘆息,因為到頭來對方終究向著他心裡隊長的理想前進。

他們會湊在一起只能說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意外,而這件事的開頭是一個錯誤,是劉皓的愛與傾慕產生變質的時候,才讓他趁了隙。

即便現在日子過得安之若素,在賀銘看來,儘管他的心裡如何嚮往,這終究是個錯誤。





有點不加修飾的隨筆。

在我心裡劉皓就和陶軒一樣對葉修是又愛又恨的,他的執著很深,深的連自己都沒發現,連自己都能騙過。但是葉修的執著也很深,他執著的是最高的頂點,他執著於榮耀,再無其他。


评论
热度(3)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