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媽都是為了你好

作者腦子有洞

-

英雄人偶要救一個被敵人挾持的女子,沒想到女子看到他要衝上來時忽然大喊。

「不要過來!我不要你救!」

現場的人全都傻了,以為他們是不是誤把情侶吵架當成案件,還向旁邊的人再三確認。

挾持他的人也感到莫名其妙,於是問他幹麻別人要救還出言阻止。

那名女子幽幽回答。

「我是人偶的親媽粉。」

「你是他的粉,他來救你還不好嗎?」

「你沒聽到嗎?我說我是親媽粉。」女子白了挾持自己的人一眼。

「哪有家長忍心看自己的孩子受傷。」

來支援的切島忍不住感嘆了句。

「人偶,你的粉好奇怪啊。」

沒想到綠谷怒斥道。「你不要罵我媽媽!」

現場安靜了,連敵人都傻眼看著面露慍色的英雄...

夜行 04 (完)

他還記得那是幾年來最寒冷的冬天,他幾乎死了一遍,然後又活了過來。妖如果不是經過漫長歲月變化而成,便是歷經極痛苦的遭遇後重生,其中尤以動物靈為多。

如果能夠選擇,又有誰願意化妖呢?成為妖怪之後又得從最弱小的狀態從頭來過,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破事,究竟有誰真正希罕?

隆冬的季節裡他用盡一切力氣,最終還是倒在了被白雪吞沒的樹林裡分不清東西,他們就是那樣殘酷的時節裡相遇的。

「小傢伙,振作點啊,難得哥大發善心把你撿回來,可別死了啊。」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有人在附近說話,緊接著才感覺到本來僵硬冰冷的身體被柔軟而溫暖的什麼裹著,究竟是什麼呢?是食物嗎?他餓了太久,連睜開眼皮的力氣都...

夜行 03

在確定江波濤出現異狀後周澤楷的睡眠質量一直不太好,十二點睡下經常三四點就醒來,輾轉一陣再睡回去才能接著一覺到天量。

開始睡不好的第二天晚上他在近四點時醒了過來,周澤楷下床倒了一杯水來喝,下意識往江波濤的床位看去,被子鋪得倒平整,但裡頭沒有人。

周澤楷愣了下,忙穿著拖鞋往廁所走去。公共空間的燈在下半夜依然是理所當然的大亮,裡頭什麼狀況一目了然,周澤楷見裡頭半個人影也沒有,腦袋是澈底清醒了。

他回寢室立刻給對方打了通電話,通是通了,可問題是沒人接。試了幾遍之後他就放棄了,不知該如何是好之下只能坐在床上枯等,一直到五點也沒有聽見外頭有人走動,還沒等到人,周澤楷就先睏的睡著了。

再醒來時已經八...

夜行 02

「我發現了個東西。」

江波濤帶著幾個人穿過大殿回到他們走散的走廊,往他們沒去到的深處走去。他推開一扇門,激起一片塵埃,杜明和呂泊遠就跟在他身後,首當其衝迎上那些歷史堆積物,又是噴嚏又是咳嗽的。江波濤恍若未覺,跨過門檻逕直走了進去。

周澤楷把手電筒的光源散開一些,一下照出空間的大致樣貌。那是一個不大的房間,牆上有幾幅掛軸,小桌上堆著幾落書。

乍一看無法立刻分辨房間最初的用途,他只好去看江波濤,正好對上對方的視線,江波濤微微瞇起眼,像是在笑,但眼裡閃爍的光晦暗不明。

周澤楷深深皺起眉。

「你們瞧這畫。」江波濤說起了他的發現。

一群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畫軸上描繪的是極其詭異的場景,一...

夜行 01

這是個一言難盡的故事,算是《再見了,小周》的前傳

-

在距離S大大約二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有一座年久失修的廟,杜明不知從哪聽來這件事後就在社團時間嚷著想去一探究竟,呂泊遠不置可否,方明華和江波濤沒有意見,孫翔和吳啟沒來自動略過,所有人於是看向社長周澤楷。周澤楷在腦中過了一遍自己的期中報告和考試,確認一切都結束之後點點頭。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走吧。」

可能男大生都有一種無畏、好奇與不嫌事大的心性,定下這件事的他們毫不遲疑地選擇在晚上造訪位於城郊的老廟。江波濤的良心僅僅展現於駁回呂泊遠打算半夜出門的念頭,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他這麼告訴自己的小夥伴,不過實在是老生常談了,收效甚微。

做為地...

【王杰希生賀】唐昊的祕密

#王杰希18歲生日快樂
#接在《再見了,小周》正文後
#雖然遲到,但是每年都有祝福語的我終於有產出的一年了

周澤楷離村時唐昊已經回了自己的山頭,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再次到桃花村時覺得氣氛有些古怪,那時距他前次拜訪已過一個月,約是周澤楷走後兩週。

唐昊到桃花村來並不是每回都有目的,絕大多數是一時興起或湊巧經過,當然這路過之說曾受過質疑,但他本人既然堅持此一說法,也沒有人真無聊到非拆台不可。他在桃花村的固定落腳處是好友孫翔家,這回自然也不例外,他放下一大串藤綁的兔子,和主人打了招呼又扛著山豬出去了。

他說自己運氣不好是大實話,就算王杰希的法術對他不起作用,從自家到這村的路上總會碰上天災或遭野...

生日快樂

The man who called Phichit Chulanont

想了很久還是發上來吧,反正這薄本基本沒營利了,番外留給實體書讀者。

自取TAG的CP名真是想哭

#披集×克里斯

#肉末些許

-

Phichit Chulanont @phichit+chu‧50分

各位晚安。

前略,真希望這一切都是胡說八道。


從離開底特律開始一切都不對了。

披集‧朱拉暖神色有些凝重地看著螢幕裡勝生勇利的自由滑演出。當然,他是以開朗著名的選手,維持這一項特質所需要的強大心理素質讓他在這樣的情緒下仍只是木著一張臉,旁人看上去就像只是無比專注地在看比賽,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懊惱情緒。

勝生勇利變了,卻也沒變。披集...

【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5 (完)


伍‧再見了小周


根據喻文州的說法,在最早以前夏至節一共十五天,上時三天,二時五天,末時七天。不過現在早已不那麼講究,人類社會就不用說了,妖怪們重視的不是夏至而是祭祀,每一百年迎來的雖然稱為夏至節,其實也不完全算是了,比較能看出一點過往痕跡的還屬飲食。

夏令飲食有三鮮,莧菜、蠶豆、杏仁為地上三鮮,櫻桃、梅子、香椿屬樹上三鮮,海絲、鮒魚和鹹鴨蛋則為水中三鮮。另外還有「立夏日,吃補食」的說法,豌豆糕、紅棗燒雞蛋等都是補品的一種。桃花村的民風隨興,唯獨對吃的講究,或許是基於這個原因才特別保留下夏令飲食的傳統,在祭儀後村裡最寬敞的大道上擺了一長條的桌子,上頭全是夏令吃食,全村的人或坐或站甚至...

【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4


肆‧紅日輪


夏至節如今成為妖怪的節日,周澤楷幫不上忙,黃少天就拉著他在自家的棚子下聊天,看其他人忙進忙出,頂著一片火紅的天空。

「你不用嗎?」周澤楷吃了一顆剛摘下來的小紅番茄。

黃少天搖搖頭,說他夏至後就要走了,小夥子又問他要去哪,他說旅行。

「你看這些傢伙,」他畫了圓,將一些忙碌的村民圈起,「這裡的村民才不只這些,有些我還不一定說過話,不過人來來去去的,每次夏至節看見的都不一樣,去旅行的通常不會回來,王杰希也不是一直都在的。」

像是想起什麼,黃少天沉默了好一陣子,在吃到一顆過熟的番茄時才重新開口。

「說起來,夏至節還是你們人類搞出來的,現在卻一個也不記得了,嘖嘖嘖。」他喝...

【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3

参‧夏至節


桃花村從沒想過要隱藏自己的存在,村口的桃樹是最好的證明,大大方方宣告著住在此地的皆是非人,施展幻術遮掩人類所不知道的東西也不過是擔心旅者會瘋癲或發狂罷了。

那時周澤楷到河邊洗衣服,剛好遇到在曬太陽的張佳樂,他閒著沒事就和這個人類小夥子說起村子的事,這些年來來去去多少過客,有人像王杰希一樣留下,當然也就有住民離開。

「我們這兒其實挺好客,就是有個大前提,」張佳樂將手臂枕在腦袋下,閉著眼睛說話的樣子相當懶散,「想入山得通過幾道法術的考驗,太多誤闖的人再好客也嫌煩。」

周澤楷回憶上山的路程,他並沒有自己遇上什麼困難的印象,於是歪著頭露出困惑的樣子。張佳樂大概知道他...

【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2

貳‧高人


根據餵雞澆水幾日的觀察,周澤楷雖然沒有從本人口中證實,但從王杰希家中備著的藥材還有院子裡的草藥來推斷,他猜想對方大概是這個村子的醫生,特別高明的那種。

之所以這麼判斷全因前一天來了一個受傷的年輕人,鄰居黃少天在王杰希幫那人處理傷處時特意來湊熱鬧,左一句「唐昊你也太沒長進究竟要來報到幾次」,右一句「王杰希你真該敲他一筆包你八輩子不愁吃穿」,嘰哩咕嚕說了一堆,全是這個隔壁山的唐昊每次在山裡打獵受傷就來找王杰希診治的事。

如果不是鄰居精神轟炸般的渾話,周澤楷真沒想過自己來拜師的人還是個附近頗具口碑的醫者。回想這些日子從對方那裏學來的知識,他忽然有些不確定自己究竟是來受哲學思想的洗...

【周澤楷中心】再見了,小周。 01


壹‧桃源鄉


六月初,梅雨過去的燠熱天氣裡周澤楷成為全班第一個脫離期末地獄的人,假期較其他人整整提早了一個星期開始。他雖然不是會因此閒得發慌的人,但偏偏就有人閒得發慌地先看完了他上繳的報告,接著又閒得發慌地找他去喝茶順便指點不足之處。

「小周啊,你也知道,其他小鬼頭都愛壓著死線交,哥現在閒得很就看了你的報告。」周澤楷的班導師──同時也是他必修課的教授──葉修咬著條魷魚絲坐在辦公室裡,見他走進房間便幫他倒了杯茶,接著示意學生在自己面前坐下。

「謝謝教授。」周澤楷還是那副靦腆的樣子,一張帥臉微笑著向師長點頭致意,不過葉修不是小女孩,對此無動於衷。

「我說呢,雖然你報告寫的很對教科書內...

花季未了 09 (完)

五期的感情不錯,時不時就是約吃飯約唱K,直到所有人都從一線退下來後這個習慣也不曾改變。聚歸聚,愛玩的人和喜歡靜態活動的人卻常是一個包廂兩頭坐著的,劉皓不可能同方銳他們瞎鬧,周澤楷又不說話,兩個人自然湊在一塊喝飲料,期間難免有一搭沒一搭地聊。

周澤楷是很好的聽眾,具備常識又不怎麼發言,個性也不錯,劉皓對這個談話對象很是滿意,有時話不自覺地就會多說,剛開始心裡覺得怪,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結果他哪個隊的人都沒混熟,反倒是周澤楷這個意想不到的人知道最多他的事。如果說五期和他是比較熟的朋友,那麼周澤楷可能是全聯盟最了解劉皓的人了。


賀銘從公墓回來後私下找過周澤楷,周澤楷知道他已經...

花季未了 08

葉修,在賀銘看來真就是隊長的範兒,穩穩的,獨挑大樑的。對於這麼一個人,他其實沒什麼個人情緒,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有不起,但真沒那個必要,他打心裡這麼覺得,沒那個必要。

鬥神像是一個指標,而他本人也和著那個神字,眼光落在更遠的地方,早幾年接觸榮耀的人不會不了解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存在。

葉修之於劉皓究竟具有什麼樣的意義並不難猜。 

所以自始至終,賀銘看著劉皓在自己面前叨叨絮絮隊伍和俱樂部的問題時總在心裡搖頭嘆息,因為到頭來對方終究向著他心裡隊長的理想前進。


回程賀銘還是和葉修一起走的,他本來有些意外對方竟是知情者,一問才知道葉修只是在前一年掃墓經過時恰好瞥見眼熟的名字,...

《花季未了》快完結了,來宣一下本子還有林樂無料加印,目前會在灣家ICE3的攤位上販售,想收《花季未了》實體的妹子們可以填個表單
表單以印調為主,如果真的很擔心買不到的話(上一場全職ONLY首販開場半小時完售哈哈)可以在備註欄註明預定,這邊會幫忙留本,CWT43才能到的話也能在備註寫上CWT43場領,但是預定還請不要跑單哇 > <!

林樂無料同樣以灣家印調為主,留言數量即可~

佔TAG抱歉,場後刪!

花季未了 07

 吸一口氣來看久別重逢

-

然而有一件事是眼見為憑的,只要見到劉皓,就能夠肯定他還活著。

賀銘還是買了單程機票飛往他職業生涯未曾有過機會踏上的國度,在知名的安樂死診所附近打聽一位東方人的下落,最終鎩羽而歸。他抱著一絲希望回到H市,卻在機場攔出租車時發現自己並不曉得要上哪找劉皓,被師傅催促著報上路名只得尷尬地說了嘉世俱樂部,話還沒說完就想起這已經不是那個說嘉世人人都曉得的時代,連忙改口說了老嘉世俱樂部的地址,但他甚至連現在那裡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最後他在一間超市門口下了車,望著嶄新的建築他心裡不禁有些感傷,他的少年時期都交代在這了,如今半點痕跡也沒留下。倒是對面的興欣網吧還屹立...

花季未了 06

賀銘沒有想到尋找劉皓居然變成一件頗具難度的事,本來只是出於好奇心的一問,問遍可能會知道的人後得到的卻是意義不明的線索:瑞士、非觀光、周澤楷的「不用」。

其中最令他感到頭痛的就是周澤楷的那句話。不用?到底是指什麼不用?江波濤沒有解釋顯然是沒問出這兩個字的真義,賀銘也就沒有追問,可問題是他更不瞭解周澤楷的思考脈絡,要猜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倘若直接倒推回去,那麼整句話會變成「不用移民」,看上去並沒有明顯的語法錯誤。不用移民,再加上瑞士以及非觀光兩條線索,似乎可以解釋成:劉皓去瑞士並非去旅遊而是要做某件事,而想達成這件事並不需要瑞士的公民資格?

賀銘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打開...

【林樂】It must be L.O.V.E 200 percent, sure of that.

 灣家全職ONLY無料釋出,ICE3還會有實體,到時再宣~

-

張佳樂忽然明白什麼是一見鍾情,在凌晨一點半的便利店裡,他對命運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一共是十五元,需要袋子嗎?」戴著銀色細框眼鏡的斯文男子問,男中音在張佳樂心裡揮出一記全壘打。

「呃、不用。」

「收您二十元,找您五元。」

「謝謝。」

張佳樂本想就這樣回住處,但他本來就是盯著畫布半天沒想法才出門散心的,即使是買完夜宵的現在他依然半點靈感也無,索性在店裡找了個位置坐下。


張佳樂是G大美術系的學生,習慣晚上工作,因此大半夜出門覓食也成為他生活的一環,和住處附近便利店的店員雖然並不認識倒也相互看...

花季未了 05

唐昊的說法經由孫翔轉達給江波濤時周澤楷剛好在場,江波濤點開QQ提示順勢將孫翔的回覆給念了一遍,周澤楷嗯了一聲似乎並不意外聽見這樣的答案。

「小周,你早知道了?」江波濤有些奇怪地問。

「嗯。」

「那你怎麼不早說呢?」江波濤苦笑。

「沒問。」周澤楷也笑了。

說我沒問你……江波濤心說我當初不是問大家有沒有線索來著麼!怎麼叫沒問你了?不過他其實也不怎麼在意這事,聳聳肩打算立刻回覆賀銘,一邊就隨口問了句。

「所以劉皓前輩究竟去哪啦?」

「瑞士。」

「原來是去旅行啊。」

「嗯……不算。」

「移民?」江波濤原先飛快打字的手停下來了,他抬起頭看周澤楷,臉上滿是不解。

周澤楷還是搖頭,但只...

花季未了 04

孫翔在輪迴的日子是忙碌而充實的,只有在些許零碎時間裡他才有空想起劉皓。

某次方明華見他在俱樂部交誼廳發呆,湊過去半開玩笑問他是不是在想人,沒想到孫翔愣了一下還真點頭,驚得平常淡定的方明華差點「咦」出聲。好不容易平復情緒,他仔細觀察對方的表情總覺得這個受歡迎的大帥哥處對象似乎處得不怎麼好,一問,孫翔的表情微微垮下,說自己應該是被拒絕了。

方明華問那是什麼時候的事,聽見對方低聲說了嘉世兩個字,他一算,都一年前的事了,居然現在還惦記著,到底是因為宅男平常沒機會認識人,還是孫翔真是個純情BOY?

被拒絕沮喪半個月一個月都還算正常,超過一年可就有些需要開導了,方明華身為人夫忍不住想以過來人的經...

花季未了 03

孫翔做夢也沒有想到如今會有人再次提起劉皓的名字。

從在餐廳裡聽見江波濤說出這個名字後他就有些心神不寧,劉皓對他來說簡直是待在嘉世那段時日的代名詞,一提到他,那些回憶便挾著老照片特有的味道襲捲而來,將他毫不留情地淹沒。


知道交換轉會的消息時,孫翔的震驚並不比劉皓和賀銘兩位當事人少,一來是他從越雲到嘉世受盡擁戴,已經很久沒見過如此決絕的事在距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上演,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清楚這支隊伍是需要這個副隊的,或者更準確來說──嘉世俱樂部和劉皓的關係是相當緊密的。

不過冷靜下來思考,做為一位職業選手,職業素養還是讓他能夠理解並接受俱樂部的決定,於是他選擇在劉皓離開俱樂部的前...

花季未了 02

輪迴戰隊的發展從周澤楷與江波濤接手正副隊長後就穩定成長,直到聯盟發展暮年也一直是豪門戰隊,俱樂部上下的關係一直挺融洽,即便現在榮耀式微,成員作鳥獸散,相熟的隊員乃至俱樂部員工還是會定期聯繫。


江波濤坐在自己的位置看一桌隊友胡鬧,恍惚間有些重疊過去還在為比賽拚搏的日子。他是這次聚會的召集人,理論是坐在主位的,不過中餐大圓桌的,哪邊是主哪邊是客也不是他們這些宅男一眼就能辨認出來的,大夥索性也不管了,看中哪張椅子拉了就坐。


「對了,前幾天群裡有人在找人,我沒什麼頭緒,不曉得你們有沒有人知道。」江波濤還是記得他順勢召開吃飯大會的原委,於是開口問道。

「這次是找誰啊...

花季未了 01

對賀銘來說,即使兩個人作為籌碼一起交換轉會到雷霆,劉皓身上的嘉世標籤還是大過雷霆標籤的,於今時今日的他都是太過遙遠的往事,當初有的同舟共濟之心,甚至遠沒有後來在神奇效力時與王澤、申建所建立起的革命情感堅定,時間長短當然也有關,但他很明白最關鍵的原因出在劉皓身上。

如果要說作為一個選手職業生涯的目標該放在何處,即便是在中小戰隊的人也會回答「總冠軍」,無關乎各自的背景,這是他們選擇進入這個領域最初的執念,也是所有選手想方設法要去爭取的。

劉皓是一個再正規不過的選手,只是他沒有天才的資質能一步躍到眾人面前,所以他打磨技術費盡心思尋找各式機會,爭的也就是那一勝,最大的勝利。

其實要論實力,他是有...

花季未了 00

賀銘沒打滿十年就退役了,他深知聯盟榮景不再,戰隊想留下的也不是他這種平庸的選手,於是回頭完成學業。本就善於傾聽的他選擇了心理相關專業,大學畢業後還出國考了研。

回國後一切都變了,但其實也沒有變太多,都在預料中,不同的只是真的沒有榮耀職業聯賽了。但是那都已經與他無關,回國的賀銘只是一個能用積蓄置產買車的大學教職人員,心理諮詢的那種職員。


賀銘在職業選手的生涯裡見過很多人,大多是心理素質很強的,例如選手、記者、俱樂部員工,當然也碰過情緒起伏大得嚇人的玩家和粉絲,對於見識過大風大浪的他而言,聽學生訴說煩惱變成一件有點無趣的事。當然並不是指所有找上門的案子他都無動於衷,只是總像隔靴...

【賀+皓】課間交流

榮耀影視學院設定。

-


賀銘修了一堂對他而言有些無聊的課,學期初他去聽過兩堂,都是教授在講歷史故事,聽著聽著,不到一堂課他就哈欠連連。他對史料中流傳下來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沒有興趣,聽兩小時的講古實在太過煎熬。百無聊賴間睡意漸濃,然而他為數不多的個人原則卻在此時警鈴大作,他並不喜歡在課堂上睡覺,做什麼事都好,就是不要睡覺,於是他只好拿出大三學長布置的燈光配置題本做了起來。
之後他就連缺了兩次課,第二次翹課去拍片的那週,他在系館外的騎樓巧遇同樣修了那門課的劉皓,對方本來朝他一點頭當作打過招呼就要走,結果踩出兩步又回頭叫住他。劉皓比賀銘要大一個年級,兩人私底下沒什麼交情,唯一交集是系上的男籃隊,所...

場前攤宣

【周樂】日光傾城

時值華語電影的黃金時代,華語小品電影連下兩座奧斯卡,東方世界為之振奮,電影工業也順勢崛起。在這樣的時代氛圍裡不少人競相投入影視領域,相關學校如雨後春筍般設立,然而早先幾年便已開始嚴格培育電影人才的榮耀影視學院依然穩占國內專門學校的龍頭。

榮耀影視學院的校訓是「留下恆久的美好」,聽上去似乎挺文藝範兒,實際上卻很切合這所學校:透過影像來記錄時代或訴說故事,那的確是目前人類所能做到的、最好的長久保留美好事物的方法。

這樣的一所學校肯定是有它的過人之處才能在一干同性質的競爭者中拔尖,除去學校硬底的設備不說,風氣是關鍵。校園風氣是學生帶出來的,以榮耀來說第一批的學生是這方面重要的推手,以葉修、張佳樂...

【周樂】花◎男02【江皓】

主標:《花◎男》02 湖◎波濤
副標:同性相吸

  # 本篇主CP是江皓
  # 副CP是喻新

外頭草原區的氣氛尚且能稱得上是其樂融融,然而林子裡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身在修羅場的喻文州看著這邊險惡的狀況覺得自己要是人類大概已經冷汗流遍全身了。其實他還真是不想管這些破事,無奈前面才有一個黃少天落跑,自己實在是沒好意思就這樣也跟著出去避難。

林敬言和肖時欽在這邊無奈地互看,完了又同情地看向在湖中央的張新杰,對方平時表情不多的臉上此時也罕有地皺起了眉。說來他大概是這裡最無辜的妖精沒有之一了,本體是湖中央的一塊大石頭,在一般情況下沒有...

© 冷水澡。|Powered by LOFTER